Lorrie 琳

Hello

不老魔女paro:恋与F4

完全不虐!大家放心!!!

↓↓↓



许墨
1.
你在去小镇买面包的时候恰巧发现了这个躲在黑暗小巷里瘦瘦小小的男孩。
衣衫褴褛,神色忧郁。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孩子:)
出于母性的本能,你还是小心翼翼地蹲下他面前,并撕了一小块面包递给他。
男孩没理。过长的刘海恰好勾勒出他精致的面孔。
“没有家?跟姐姐走呗。”你开玩笑的说。
男孩深邃的眼眸这才瞄了你一眼,然后瞳孔快速放大。
“颜……色吗……”他喃喃道。
“啥子?”
男孩眉头一皱,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后,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自觉坐上你的魔法扫帚,眨眨眼,示意你可以出发了。
还能在哪?当然是你的林中小屋了。
这孩子那么快的反应弄得你还在懵逼状态中。
一路回去时你才从他口中得知,原来他是被诅咒过的孩子,眼睛只能看见黑白色,因为这个原因被当作怪胎,于是被遗弃。
他还说,他叫许墨。
于是得知原因的你气得恨不得用爆炸魔法炸毁那个小镇,经过许墨再三求饶你的火气才降下来。
“那……我的颜色你看得见吗?”
“……嗯,你是例外。”男孩顿了顿,“被你碰过的东西都能看得见。”
你半信半疑,指着桌上的魔法球问这是啥颜色。
许墨说,那是紫红色的。一种漂亮的颜色。
你相信了他的话,可还是有点担心。
自此你发誓就算翻遍全部魔法书或者搞魔法实验被炸成爆炸头也好都要帮许墨研制出解除诅咒的药水。
于是你们同居了。
不过渐渐的你发现许墨身边似乎总有蝴蝶在他身边围绕着。特别是那只很漂亮的蓝色妖姬蝶。
有一天你问许墨,为什么那只蓝色妖姬总是围着你?
许墨只是眨眨眼,反问道那只蝴蝶是蓝色的吗?
你无言,并决定更加要加快药水的研究。
2.
魔法实验差不多要完成了。
而你只是头发变长了,容颜却没有变化。你准备要用魔法剪刀修理一下自己的长发。
然而那个叫许墨的男孩也长成了男人。
“许墨!!我……终于研制出能解开你诅咒的魔法药水了!”你脸蛋红扑扑,一路小跑到在庭院看书的男人。
当年有着精致面孔的男孩长大以后自然俊秀,而且还有一种忧郁的气势。唯一不变的是他深邃的眼眸。
男人合上书,朝你温柔一笑,伸出修长的手指,示意你过来。
“嗯?”
你迫不及待地拿出一瓶碧蓝色的药水,玻璃瓶在阳光的反射下有些刺眼。
“快喝!喝了你就可以看见颜色了!”你催促着。
“是吗?”许墨淡淡一笑。
他长臂一弯,稍一用力便将你搂入怀中,头抵在你的肩膀,而你也因为中心不稳整个人坐在他的大腿上。
“许墨……?”
“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就是全世界最好的色彩。像清晨的阳光,像山间的清风。多好。”许墨说。一字一句,清晰撩人。
他拿过药水,当着你的面全部喝了下去。
“许墨你……”根本没想到最初这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会说出这种情话的你自然红了脸颊,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的眼睛变得更好看了,不再暗淡。
许墨扶摸着你的脸庞,轻轻笑了一下。
“真好看啊,我的蝴蝶。”他说。
然后他夺走你这个魔女百年不遇的初吻。
顺理成章。你们,相爱了。
然后,岁月飞逝。
你又发现了这个男人的另一个秘密。
当初许墨的诅咒原来不止色彩那么简单,那个人似乎还希望这孩子永远不会死去。
多么善良,又多么狠毒。
连许墨自己都不知道。
你心想,没办法啦,是自己以前多管闲事收养了他,也活该你用一辈子时间陪他。
如果这样的话,这小子可算幸运了,能找到我这个善良又美丽的魔女,哎呀呀~
看着搂在你腰上某人骨节分明的大手,你叹了口气。


白起

1.
有一天,身为魔女的你在森林中捡到了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狼。然而这只可怜的小家伙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遗弃的现实,还在不停地啼哭着,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改变一切似的。
事实上,它做到了。
对象还是一个魔女。
你小心翼翼地捧起这只有手掌大小的奶狼用毛巾包裹着带回林中小屋,用魔法变的奶水喂养着这只小家伙。
某天下午,你正忙着筹备下午茶,突然听见客厅穿出一声啼哭,你觉得奇怪,于是立刻赶去看看,却发现原本自动喂奶的奶瓶一脸无奈(?)的样子,你走过去一瞧,发现小奶狼不见了,却换成了一个棕发婴儿。
一瞬间脑子抽了的你还以为婴儿吃了奶狼,想想不太对,你抽了自己一耳光,便迅速拿出一本书籍翻了翻,才发现自己捡的是只狼妖。
狼妖啊,攻击力很强那种,还能控制风。你不禁瞟了一眼正在啼哭的狼婴,咽下一口唾沫。
你无奈。坐在椅子上发呆了两个多小时,才想起要给他取个名字。
“叫啥呢?嗯?小家伙?”你戳戳婴儿的脸庞。
“小棕?大毛?嗯?”
婴儿的啼哭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别哭了好吗宝贝。”你扶额叹了口气,悠悠道:“这名字真是白起了……”
啼哭渐渐小声。
你愣了愣,突然开窍似的双手一拍大腿:“哦!就叫白起好啦!”
于是狼妖白起开始了他的成长之旅。


2.
白起还是白起,已经成长为一个俊俏的狼妖。关于以前的事,他不以为然。
他觉得他简直变成了魔女的保姆。比如借着他体力好,魔女让他去上山砍柴以备冬天取暖。他还开始担忧起魔女的日常饮食和作息时间。
如果有空闲的话,他还是最喜欢去森林中那一棵仅有的银杏树下,什么也不做,就在那发呆。
他自己是知道的,他喜欢着魔女,然而他只想默默陪伴着她。
随风吹起的银杏树叶,形成一阵麦色的波浪。
好看。像她的眼睛。

3.
魔女猎人来了。你并不惊慌,只觉得气愤。谁说魔女都是坏的了,也有像自己这样的好魔女啊啊,呸!愚蠢的宗教信仰!
奈何你没想到,猎人不止一个,是一群。以多对少,真卑鄙。
完蛋玩意儿。
你咳了口血,看看自己后背插着的箭,心想。
一阵风。
先是越来越大,随及分开变成风刃,把猎人的身体一分为二。鲜血四溅,染红了不知何处飘来的银杏叶。
尚且苟延残喘的猎人挣扎着朝你扔来最后一刀,但还没扔就被一个身影扑倒在地上,把他活活咬死。
是白起。
你从未见过这样的白起。浑身是血,尚还未合的嘴獠牙并露,末了还舔了舔手背上的血,神色有些可怖。
那是狼妖。强大又可怕。那样才是真正的白起。
男人收起戾气,向你走来。一丝红晕爬上他的耳畔。
“快进去疗伤。我会心疼。”
你兀自哦了一声,呆呆地进屋。
再次出来时,地上的尸体已全部清理干净了。不用想也知道是白起弄的。
你决定去森林散步。走着走着却发现了一棵银杏树。真特别。你心想。
脖子突然被人戴上一个银杏项链。熟悉的气息袭来,是白起。
“喜欢吗?”他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嗯。”当然。
“我……咳、喜欢你。”
白起从背后抽出一束花,五颜六色,看的出来都是山上摘的。
“谢谢。我也是。”你主动向前一步,吻住男人的薄唇,他的吻小心翼翼地,似乎担心獠牙会弄疼你的舌头。
银杏树叶随风飘起。
于是魔女小姐和她的狼妖白起开始了他们的爱情故事。


李泽言

1.
你现在很方。
原因是因为你作死要到某个山顶采魔法药材却没料到那个地方竟然是龙穴于是被一头龙顺走了……
你在空旷的洞穴里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你旁边的那头龙还在望着你。紫色的眼睛充满神秘。
“那……那个……我只是个魔女,今年123岁了……我……”
“我知道。”是条母龙。
“诶?”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魔女,所以拜托你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孩子。”
母龙的大尾巴轻轻地把一只小龙推到你面前。
紫色的眼眸和他母亲一模一样。
“我有很多个孩子,但因为要躲避人类的虐杀不得已要迁走了,为了保全家性命,只能放弃一个孩子。”母龙叹了口气。
“他叫李泽言。”
为什么一头龙还要取一个人类名字啊啊?!不觉得违和吗!!!
“我我我我我……诶?!……我……”你语无伦次了。
“幼稚。”小龙变成一个俊秀的男孩,浑身一股高冷气质,正冷眼扫视着你。
“嗯,拜托你了。”说罢,母龙背着小龙们一展翅翼飞离洞穴,很快便不见了身影。
“你以为我愿意?”李泽言不屑地说。
你双手叉腰,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你这个小朋友怎能如此顽劣,你难道没听见你妈说的话的吗?让本小姐来照顾你我还不乐意呢!”
“……我看你脑子不清醒。”
……你终于明白为什么母龙会唯独放弃这只小龙的原因了。
——因为喜欢怼人。
“哼。”
于是你们坐上魔法扫帚,回到了你的小木屋。

2.
李泽言是只龙。会飞的那种。
那可好啊!以后到小镇上买东西的时候可以拜托他去嘛。飞行的话很快就到了,多方便。你沾沾自喜。
原本那只傲慢的小龙死活不愿意,但经过你用龙最爱吃的烤蜥蜴的诱惑后,李泽言才满不情愿的叼着烤蜥蜴飞走。
刚开始还好,用蜥蜴交换。
但渐渐的,你发现李泽言的龙形越来越大只了,有时候变身时会撑破几棵大树,你只好用魔法复原。
男孩也长成了男人。然而不变的是他怼人的本领。
比如……
“你头发该剪了,过长会吸收营养。你是白痴吗?”
见你在小镇上买了新的裙子穿某龙是这样的:“少吃点吧笨蛋。”
……诸如此类。
某一天半夜你偷偷跟着李泽言去看看他一个月半夜都不在小屋到底去了哪个地方。
结果,是一个洞穴。
洞穴里是一个藏金库。满满的宝石金币。
你身为一个魔女还不如一条龙有钱……这就是种族差异啊我靠。
你并没有打算告诉李泽言你发现了他的秘密金库。就想看看这小子到底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那一夜你在小木床上翻滚了好几次都没有睡着,然而嘴角却不禁上扬。

3.
皇家巫师给你发来邀请。要你明天到皇家教堂参加神圣典礼。你知道,这只是字面意思。皇室那帮混蛋早看你不顺眼了,加上宗教原因,许多人都觉得你的魔女职业并不干净,于是想趁此机会除掉你。
这一去,多半是生死未卜。
你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木屋,心想还好他不在,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邀请函放好,便开始准备明天的行动。
你不想连累他,连累那条傲慢的龙。
第二天,你带好魔女帽,拿好魔杖,天还没亮便出门了。
果然,一切如你所料。
人最绝望的是什么呢,大概就是明知道这只是个局,却还是要去送死的感觉吧。
你没有力气了,腹部和肩膀的疼痛已经深入到骨髓,治疗魔法还没有那么快愈合。
你举起魔杖对着那个自称皇家第一大巫师的狰狞老头儿,心想临死前怼你一杖也值了。
就在你喊出魔咒的同时,一声龙啸震耳欲聋,巨大的龙身撞破教堂,竟显露出一股神圣感。
熟悉的黑鳞片,熟悉的那条爱怼人的龙。
“你是笨蛋吗?!”龙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生气。
嘛,管他呢。
那双深紫的龙眸瞬间充满怒气,面对巫师的法术攻击毫发无伤,对宗教信徒疯狂地比十字不屑一顾,他更加高傲。
他是龙,他高高在上,他是绝对的王者。他爱的女人如今却受伤了,李泽言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人。
巨大的尾巴轻轻一扫,一旁的教徒立刻甩到一边口吐鲜血,李泽言小心翼翼地把你放到他背上,双翅一展,临走前还吐了一口火球。
这样就扯平了。

4.
你身上的伤还在,不过治愈魔法也差不多痊愈了。
你被带到他的金库,还躺在一看就很贵的皮毛上面。
“还疼吗?”
男人的声音传来,吓了你一跳。
“嗯……”
“你是白痴吗?还是笨蛋?这么危险还要去送死?嗯?”
“你又怼我……”
“因为你的智商连我都看不下去。”李泽言坐到你旁边。
“话说你怎么那么多钱啊?”你随手抓一把金灿灿的金币。
“要不然怎么养你?”
“啊?”
你的手被他拿过,李泽言不知从哪儿掏来一只昂贵的红宝石戒指,套在你的手指上。
“这是我最喜欢的戒指,送你。”
“啊啊啊啊啊?!”
男人一把搂住你,低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我只想在你的世界里称王。”
“所以,我爱你。”
紫色的眼眸暗藏深情。
你懵了。
然而某龙并不打算放弃,俯身下来轻轻吻住你的唇瓣。
“……白痴,不成熟。”
这是,龙的表白。

哦,还有一件事,以前托他买东西的代价变了,不再是烤蜥蜴,而是三个魔女小姐的吻。


周棋洛


1.
你捡到了恶魔的孩子。
如果忽略掉他头上的角和翅膀,这孩子完全和恶魔碰不着边儿。金发碧眼,这分明就是天使的面孔嘛!
或许是因为长得不够凶恶所以被抛弃了?
你这么想着,把怀中的小恶魔抱紧了点。
“醒了?”你放下手中的魔法药瓶。
然而小恶魔却一脸不开心,显然对自己被遗弃的现实大受打击。
湛蓝的眼眸眼泪汪汪地望着你,天使模样的恶魔全然不顾地哭泣着。
“嘛,哭出来也好。”你叹了口气,继续你的魔法研究。
然后,等他哭累了,渐渐小声下来的时候,你从柜子里翻了又翻,只翻出一包巧克力番茄(?)味的薯片,于是拆开包装,递给那只小恶魔。
很好,他没有拒绝。
见他吧唧吧唧吃起来的模样,莫名觉得有些可爱。
“喂恶魔小子,你叫什么?”
“周……棋洛。”
“行吧,以后跟本小姐混啦!”
“薯片……小姐?”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叫你。
“薯什么片啦,是魔女小姐。”你反驳。
“薯片小姐。”
“魔女小姐。”
“薯片!”
“魔女!”
“薯片!!!”
好吧,你承认,你跪倒在这只小恶魔的颜值下了,你认输。
“喂至少给我一片薯片啊……”你一把夺过周棋洛手上的薯片,低头一看,“啊啊啊!!吃完了?!”你看看黄毛恶魔,又看看早已空空如也的薯片包装袋,惊讶道。
有那么一瞬间,你有点后悔收养这只恶魔了。

2.
事实证明,你是对的。
周棋洛他……太能吃了。趣味豆七彩云朵棉花糖怪味甜甜圈草莓蛋糕一个都不能少,每天睡觉前还要喝一杯热牛奶,(据他本人说因为之前偷翻魔法书看到这样会长高)真是把身为魔女的你愁死了,就算用魔法也不可能同时做那么多啊!!
但是为啥!他竟然一点都没有胖!!
有时候你觉得自己也快被他传染成吃货了。
恶魔周先生还是有优点的。
比如嘴很甜这一点。
“啊呀薯片小姐你又漂亮了呢~”
“薯片小姐今天也像花儿一样美丽,我都想亲你了~”
“薯片小姐!”
“诶!”你才回过神来,赶紧擦擦嘴上的口水。
周棋洛他,真的很可爱啊啊!
但这个优点又不一定是优点。
某次这小子竟然学会把自己伪装成人类,趁着自己会飞于是到小镇上玩结果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来。你坐着扫帚赶来才发现原来他被镇上的女孩围着,想挣脱都挣脱不了,又不能暴露身份。
无意中,你看到了他求救的眼神。
你叹了口气,只好用魔法把周围的人都定住,然后把他拉走才复原。
“薯片小姐……抱歉啊。”金发青年笑得好看,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
“又跟人家小姑娘说情话了?”
“没有!绝对没有!”
“哦,真的?”
“真的!”
“我保证,以后情话都对薯片小姐说!”周棋洛的黑细尾巴不动声色地环绕着你的手腕。
看吧,这只恶魔某种意义上其实很危险。
嗯,很危险。

3.
你被巫师们盯上了。你捂住腰上的伤口,死命逃亡。可恶,敌不过这么多人……
还好,你事先用拖他去小镇买东西的理由支开了周棋洛。暂时安全了吧。
“呼呼……”你眼看着自己快要被追上了,索性停下扫帚飞行,用尽全部力气发出致命一击——啪啦,正中一发巫师!值了!
你虚弱地咳了一口血。
什么……声音?有什么正在全速飞来………
黑色的火球瞬间打飞了两个巫师。
硕大的蝠翼展开在你身后,是他。
“薯片小姐,你受伤了。”他湛蓝的眼睛怜惜地盯着你的伤口。
“但是…”他将你挡在身后,“即使是恶魔,也想当英雄啊……”
几乎是光速。他是恶魔,移形换影是这个种族的天分。
黑色的火球,是地狱之火,被它碰到的巫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灰烬。
他可是恶魔。某种意义上,强大又危险。
“以后,不要小瞧我咯,薯片小姐!”他将你拦腰抱起,“下次不许抛下我一个人了。”
“嗯。”你点点头。
我的地狱之火,只为你燃烧。
恶魔很满意,于是他低头吻住了他挚爱的女人。
魔女和恶魔,不是一个挺好的搭档吗?

“所以说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你的能力啊啊!!”
“哈哈哈抱歉啊薯片小姐,回家补偿你~”
“什么补偿?喂你亲了我三次了哦哦小心我用魔法封住……唔……”
这是魔女小姐第n次后悔收养了这个恶魔。


P.S.乡亲们我终于写完啦!!喜欢的点个赞呗。本人很懒几乎不更文的,这次忍不住写了下来~





评论(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