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恋与F4:他的童年

这次也不虐!大家放心!!!

↓↓↓



许墨


1.
许墨从小就很安静。
说好听的就是斯文,说难听点的就是沉默寡言。别人忍不住问他话,说你怎么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然而他只会看着你,然后微笑。
因为他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所以黑白的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微笑。
他还觉得他最厉害的本事就是猜了。
无聊的时候便猜猜某个人衣服的颜色,时间长了便也习惯了。许墨一向对色彩没有什么观念。也就是他为什么老是穿黑白搭配衣衫的理由之一吧。

2.
他很聪明。他总是别人父母口中所说的别人家的孩子。是啊。他很聪明。
他懂得怎么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他会把自己隐藏起来。所以别人总是猜不透他。
他有时候会觉得,这个世界就像他看到的那样,是一部黑白电影。每一个胶片都放映着不同的人和事。许墨是观众。一个,让人猜不透的观众。
有次他放学回家,看到一只瘦的只剩皮包骨还趴在地上的三花猫,想了想,还是蹲在它前面。
不顾母亲拉着孩子加快脚步异样的眼神,不顾老婆婆告诉他这样不卫生的劝告,他就盯着那猫,呆了几分钟。
那几分钟,他想了什么,没人知道。
“活着也是苟延残喘,不如给我解剖看看。”他小声说。
啪!一颗石子儿正中他的后脑勺。
是班里那几个不爱学习的活跃分子,其中一个还挂着水滴状的鼻涕。
“怎么不学习了?你不是很爱学习吗?还搁那儿看死猫?”个最高的男生说。
“它还没死。”许墨反驳。
“切!无聊!不懂你们学霸脑子在想什么。”
“我总觉得他怪怪的。”
“哎你也这样觉得吗?!”
“那个词叫啥来着?哦!神经病!我感觉他脑子有点问题。”那几个男生小声议论着。全然不知许墨听得一清二楚。
“神经病就神经病吧。总好过自己明明是嫉妒还在那说人坏话的人。”
许墨头也不回的走了。
男生哑口无言。

3.
许墨从小就知道,他的占有欲有多么可怕。
长大后的许墨更加清楚。
看着眼前女孩期待的眼神,他轻咳一声,“那,我说了之后你也要告诉我你的童年是怎样的哦。”
“嗯嗯!快说吧!”你点头如捣蒜。
于是许墨终于舍得跟别人说起他无人所闻的童年。
那个人是他唯一的色彩。真好。他终于找到了。
“所以才会贪得无厌。”
他说。



白起

1.
白起的性格从小就很耿直。
那种一惹他不高兴就干架那种。总之能动手的绝不动口。
班里的同学都有点怕他。
十四五岁,正是少男少女害羞又情犊初开的年纪。然而白起看起来和整个班都不是一个画风。
照样打球,照样耿直。
他不明白为什么女生老是找他开瓶盖,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们老给他送信。
他看也没看就送给了同桌。
然后被一群女生泪眼朦胧的样子吓到了。

2.
白起很讲义气。又因为会干架,所以手下莫名就多了很多小弟。
“老大!我叫韩野!以后请多关照!”其中一个小弟说。
“哦。”他不以为然。
“老大别那么无情嘛,好歹我那么认真的投靠你了……”
白起很喜欢银杏树叶。不为什么,自小时候第一眼就相中了。
他的书签很多都是用银杏叶做的。麦色的,好看。
哦对了,可能他喜欢银杏树叶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吧。
有一次,他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去世了。
男儿流血不流泪,他流了。然而,陪伴在在他身边的,只有那些麦色的银杏叶。冰冷的墓碑,冰冷的花。
自此以后,他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或者说,他变了。因为他遇见了一个女孩。上天有眼,让白起又遇到她。他开始学着去观察她的表情。他还开始关心起她的身体状况。
他喜欢上她了。

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面前捂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的女孩,白起很无奈。
“原来你小时候就那么直男,活该被人讨厌。”你轻轻地抹去眼角的泪水,重新看着他的眼睛笑道。
“那么,现在这个直男也找到喜欢的人了啊。”
他说。
没错,他还是会干架。还是很耿直。
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是白起。
银杏树叶落在女孩的头发上,白起伸手把它拿在手上,仔细一瞧,想不到银杏叶还挺配他的女孩嘛。
所以,是时候用一辈子时间去守护了。


李泽言

1.
李泽言生来就有一股独特的气场。不仅爱怼人,而且做什么事都很有规律,固定的时间,完成固定的东西,一切追求高效率。
班里同学都喜欢叫他“非人哉”。
当然,高冷的李同学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哦,还有什么呢,腹黑。
某次有个同学想捉弄他一下,于是趁他起立时悄悄拿开他的椅子,想看他狼狈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很遗憾,没有成功。”年幼的李泽言瞪了那个同学一眼,紫色的眼眸充满不屑,然后说出了第一个怼人的词:“幼稚。”
那个同学:“……”
大概两三节课过后,等那个同学差不多把这件事忘了,李泽言才故技重施,完美的看着他一屁股摔在地上。
“你……”
“是你先的。不服去告状啊。”他说。
于是那个同学被他硬生生逼哭了。

2.
大概6岁时吧,他的人生才第一次被真正震撼到。被一个女孩。瘦小的女孩。
她不顾一切,救了他。
她是笨蛋吗?
自那之后李泽言常常问自己。
而他总是动用时间控制的能力,拉着女孩的手去偷吃布丁。
“快吃,不然我让大人过来了。”
“知道了……唔!你快尝尝!超好吃啊啊!”女孩两眼冒光。
“幼稚。”
他也会做。只是味道还不是很好。
但他会努力的。
一个布丁。自此进入了李泽言的心中,久久不散。

3.
“快吃,不然要融掉了。”
“怎么会?”你吃了一口甜甜的布丁。
李泽言的布丁还是那么好吃,真搞不懂为什么。
“笑什么?”他皱眉。
“没有啊……太好吃了我高兴行不?”
“……白痴。”

至少,他对布丁的心思没白费。
李泽言看着你吃得一脸幸福的样子,嘴角微扬,心想待会儿再做多一个布丁吧。


周棋洛

1.
周棋洛其实有一点自闭症。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
那时候,他不爱说话。整天就坐在床上发呆。一直坐到孤儿院老师叫他去吃饭。
他觉得好无聊。在这座看管所里。
某天他发现了一个音乐室。里面常有钢琴的声音穿出。
幸而,钢琴声是唯一能陪伴他的。
他喜欢音乐,故而喜欢钢琴。有次老师给他弹了一个欢快的简单小曲,他竟然三两下就学会了。
周棋洛的音乐天赋自小就已经展现出来。
没什么好炫耀的。
那时的他想。

2.
年幼的周棋洛似乎还发现了一个秘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周围不管是什么人,都愿意围在他身边。
女孩找他聊天,男孩找他踢球,老师们也变得很喜欢他。
为什么呢?
记得某个人曾经告诉他那个词:evolver。
自己真的是evolver吗?
周棋洛自己都不相信。
但他决定改变自己。这所孤儿院,实在是太无聊了。钢琴已经弹倦了,要站在高处,才能飞得更高。
何况,他总感觉某些人似乎和evolver有关,他要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明星周棋洛,正式出道。

3.
“嘟——喂?”
你拿起电话,发现备注上显示的是“薯片先生”,于是嘴角不禁上扬。
“喂?是薯片小姐吗?等我,我快拍完广告了!”电话里的他声音愉悦。
“嗯,我等你。”
“那,薯片小姐你要说话算话,回去要给我一个抱抱啊!我今天可是爆发小宇宙才会那么快结束呢!”
“嗯,好。”
“那拜啦!”
“嘟——”
周棋洛挂掉电话,并叫经纪人尽快把他送到你家。
等我,现在你的英雄,就要凯旋而归了。
周棋洛打开你的备注,上面写着:
——周先生的小薯片。


P.S.乡亲们我又来啦!看了他们的身世觉得真的很迷,猜不透啊~同感的请点个赞吧~♥︎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