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刀剑乱舞:乡村paro(二)

想看(一)的戳我头像!!这次是新选组贞宗来派和长谷部!!!
巨毒警告!!!

↓↓↓



1.
 夕阳的余光照到左文字家的那棵柿子树,树叶就将影子投在地上。无风时,那枝叶的影子很清晰,一有风,就把影子摇乱了,乱得人晃眼睛。风掠过枝头,总是那单调的沙沙声,这沙沙声听得人舒服。
 村子也正式迎来了傍晚。
 然而黄昏时的村巷反而更热闹一些。呼鸡唤狗声,叫喊孩子回家声,此起彼伏。到了晚饭时间,脚步声就会多而纷乱。人们在串门,通常在某一家门口集中。
 比如长船家。
 大哥烛台切正忙着帮鸡拔毛。你在帮他洗生菜。
 “光忠,要不我去叫鹤丸帮忙?”
 “鹤桑的话……只怕会捣乱吧?”烛台切伸手擦了一把头上的汗。
 “那不成,这小子天天在那摊着,我就看他不爽。”你把某片洗完的生菜狠狠地摔在一旁。
 此时的鹤丸正坐在横枝上,将身子靠在稍高一些的树枝,还一副舒适而清闲的样子。他歪着脑袋,眯着眼睛,看着树下气呼呼的你。
 “鹤丸!跟我去厨房帮忙。”
 “有什么报酬吗?”
 “什么报酬不报酬的,最多分你一块鸡腿。”
 “我倒有一个。”说着青年便从横枝上跳了下来。
 “亲我。”鹤丸笑得开心,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你一副气哼哼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快速在他的脸上啄了一口。
 “好勒,又充满元气了!”
 鹤丸一把揽过你的肩膀,走向正在门前剥豆的崛川国广。
 “你家卡内桑呢?”
 “跟清光他们玩儿呢。喏。”崛川指了指那边在土路比赛跑步的几人。
 眼尖的陆奥守看到鹤丸旁边的你便立刻小跑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抱着一堆深紫色的番薯。
 “丫头!俺这有烤番薯,给你几个吧!”青年乐呵呵的。
 “谢啦!”
 但随着你手上的番薯越来越多,你开始有点担心不是很吃得下了。然后不知何时过来的清光就用胳膊肘怼了一下陆奥守,两只丹凤眼充满不屑:
 “你自个儿放屁就够了还想连累人家?!”清光转向你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他吃那么多番薯放屁噗噗的有多丑,简直就是行走的屁蛋儿。”
 你不禁被清光说的话给逗笑了。一旁的鹤丸也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走吧,不是要帮光坊吗?”白发青年摸了摸你的头。
 你闻言赶紧对着清光他们道声再见。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陆奥守吉行、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长曾弥虎彻这几个男孩是这个村儿赫赫有名的“新选组”。
 起先年纪最小的和泉守硬是要他当这个队的副队长。所以才加州清光才当了正队长。
 说是“新选组”,小时候也不过是一人一支破竹竿挥来挥去闹着玩罢了。结果有一次玩着正高兴的时候,陆奥守却不小心打到了郭大爷的头,于是被人家拿着藤条追了好远,一直追到郊区才叫停。
 说起惹事,“新选组”大多都属第一,但偶尔也会被排第二的鹤丸赶超。大多数村民都是觉得“新选组”有人数优势才会投票让他们拿第一的。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新选组”成员都那么皮。就比如崛川和大和守。这两个都是因为自家兄弟才加入的。
 崛川自小就和和泉守是非常要好的兄弟。比如和泉守忘带铅笔,他有。和泉守和人打架受伤,他帮他擦药。和泉守暗恋那个村头的姑娘,他也帮他追。
 可以见得这小伙子其实在村里也非常可靠。
 而大和守和清光也是一对很要好的伙伴。最巧合的是他们脸上都有颗痣。一个是泪痣,一个嘴角下有。村儿里人都说,他俩就是一对从前世到今生都很好的朋友,才会如此巧合。

 陆奥守喜欢烤番薯。但其实他也没有经常放屁啦。而且全村的男娃也不知咋的就他操着一口纯正的乡下话,想来也没人知道原因。

 长曾弥并不讨虎彻家的大哥喜欢。但本人不怎么介意,因为他主要还是喜欢自家的老幺浦岛。这孩子打小便经常和和泉守那娃吵架,之前在和泉守说他当副队长的时候吵得最凶,不过最后俩孩子都会莫名其妙的和好。
 
 但“新选组”不管过多少年,还是那个爱惹事的“新选组”。还是那个咱们村里的小太阳。住在这儿久了你会觉得其实他们也是一道不可缺少的风景。


2.
 物吉贞宗说来村儿里人一听见这名字便两眼放光,叫道,哦,就是那幸运娃儿呀!
 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那孩子出生的时候先不说娘胎顺产,有个老伯掐指一算,诶,发现竟然是个良辰,然后便听见贞宗家大哥龟甲的惊讶声,自己不见很多天的眼镜刚刚终于找到了!于是,这孩子便应景地取名为物吉。
 物吉物吉,吾吉吾吉……
 村里的三姑六姨都觉得这个名字取得好,也恨不得都认这孩子当自己的干儿子。这下可把大哥龟甲和弟弟太鼓钟急坏了。两哥俩每天不是上王大妈串门就是到李阿姨那找人……
 物吉喜欢四叶草。
 有次他听见鹤丸说这种草特别少见,至少得找个坚持个几十年吧。
 结果第二天物吉还真把它给找了出来,留下鹤丸拿着那根四叶草在院儿里静静地发愣。
 
 物吉喜欢和你一起聊天。聊着聊着竟把小时候的趣事都说了出来,每次你都被他说的故事逗笑。
 而物吉金黄的眼眸只是望着你,不知在想什么。

 村道两旁的梧桐树,虽然还没落叶,但已经让人感觉到,再刮几阵风,树叶就会在这夜晚的灯光里飘落。你和物吉就这样走在梧桐树下斑驳的影子里。时不时都互相转头望着对方微笑。


3.
 来家的萤丸约你去大麦地看萤火虫。
 你自然是答应的。
 只不过你没想到连那位很懒的哥哥明石国行也去了。
 爱染在一堆稻草上向你挥手。萤丸把你一把拉了上去。
 月光似水,洒满一河一地。草丛里,蝉在鸣叫。旁边的芦苇丛,也藏了两三只鸟,突然飞起来,朝周围叫了几声,又转向其它地方。天气凉爽。一切,都是夜晚的景色。
 “快瞧!”
 萤丸对你笑笑,顺便打了一旁躺着的明石的肚子。
 “是萤火虫!终于又见到了。”你欢呼着。
 它们的飞舞毫无方向,十分无拘无束,随意在空中划出无数的曲线和直线。绿色的亮光像是摩擦后发出的,亮得出奇,连翅膀上的纹路都很清晰。
 漂亮,像萤丸的眼睛。
 怪不得这孩子那么喜欢萤火虫呢。你心想。
 然后被明石拉住了右手。
 “嘘~我怕他会打我。”
 说完还指了指一旁看得认真的萤丸。
 你轻笑一声,他又说:“他要打我的时候就拉我一下。我补觉去了。”说完便懒洋洋地闭上眼睛。
 下一秒你就亲手打在青年的肩膀上,还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嘶——”
 尽管有些吃力,明石看着你,终究还是笑了出声。

 

夜色茫茫,月亮无声地挂在河湾的上空,他们坐在稻草堆上,看着那一片莹色的霞光。


 
4.
 长谷部太好认了。
 远远看见那个一脸严肃的俊郎青年就是他。每天都替村长巡视民情,从来没有迟到过。
 一般人眼里,他不苟言笑,但在你眼里,他其实非常害羞。
 压切长谷部。这是他的本名。
 但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压切。难听。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小时候听见别人随便开玩笑说的一个名字没想到还真给用上了,从此他一直愤忿不平。
 他有次站在黄昏的风中等你,见你不来,便一直等到天黑。那次是你去栗田口家玩晚了,回来时才被他吓了一跳。
 “长谷部?你怎么了?”
 “我想…咳、送你一束花,但你不在。”
 “那……”
 “这束花一定要当面送。而我会一直等你的。”没等你开口,青年绯红的耳畔就已经出卖了他。
 “谢啦。”
 你给了他一个拥抱。
 却没想到,长谷部憋得脸都红了。
 你一直还以为他很热呢。


 有次你和长谷部坐在河边的枝头上,看着水里修长柔韧的小鱼在河水里嬉戏。
 鸭群在船前形成一个扇形,奋力向前推进,形成一道扇面形水流。
 看着看着你便睡着了。头不觉靠在他的肩膀上。
 长谷部只是望着你的睡颜,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又摆个让你睡得舒服点的坐姿,一直维持到夕阳西下,河水被落日的余晖映得一片火红。直到你醒来。
 长谷部有点像只狗。护主。
 这是村儿里人对他的评价。
 事实上是这样的。
 却只对那个村儿头的姑娘这样。

 于是那天他被鹤丸恶作剧整了一次,又被和泉守瞪了一眼……
 没关系,他不会放弃的。
 在她嫁人之前。


P.S.
 看我能不能再有力气码文吧。话说陆奥守真是最符合这个paro的刀刀了。准备撸三条和源氏!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