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刀剑乱舞:乡村paro(三)

想看(一)(二)的戳我头像!!!
这次是三条和源氏大佬!依旧巨毒!

↓↓↓


1.
一提到源氏,村里人肯定会先想到他们家那个健忘的哥哥。
再来,就是整天替他哥操心的弟弟。
髭切和膝丸这两哥俩算是村里男娃第二大的了,而大哥则是住在村儿西面的那位小乌丸。
瞧见了吧,他们就住在那一栋小阁楼。源家的人是最早来到这个村子的人家之一,因此也和三条、古备前是老相识。
被晨风吹拂过的村道,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迷人。太阳把纯净的天空照得十分明亮。街两旁的垂柳绿得好看,仿佛飘着一丝绿烟。几条柳枝不时拂过道上的行人,这飘动的枝条,有时还是一个纯粹的风景。
“哥!你怎么出去买东西又忘带钱了?!”
源家弟弟膝丸今天也在为他家兄长操碎了心。
“嘛,弟弟丸这不是给我送来了么?”奶黄色头发的青年笑着摆摆手。
“哥——!我叫膝丸!”青年的脸都憋红了。

要说这髭切的健忘症,可是有来由的。
先前有个老村民说,他有次耕完田回来时看见小时候的髭切和膝丸在玩一个叫台阶猜拳的游戏。然而可能因为台阶上面的青苔,哥哥一不小心滑倒了,于是弟弟膝丸就眼睁睁地看见自家兄长不知咋的就一股脑儿的滚了下去,然后连忙把他扶起来时才发现髭切的额角被磕破了,一直流血。老吓人了。
小孩子哪懂事啊?年幼的膝丸立刻被吓哭,哭声连离这几十米的麦地都听得见。
这下可把源家的人急坏了,赶紧把髭切送到城里的医院就诊。
大夫看完就说这孩子只受了点皮外伤,但可能会有轻微的后遗症。
听到这句话的膝丸又哗的一声哭了出来。

“哦呀,村头儿的小姑娘?”髭切看着你走过来的身影,轻轻弯上嘴角。
“髭切?膝丸?”
你叫道。
“嗯嗯,我和弟弟丸正准备去买东西呢。”
“你弟弟叫膝丸哦。”你看了一眼脸红的青年提醒道。
“那……我先走了。”
“别,”髭切拉着你的手腕,“要不和我们一起?”
“哥……”膝丸上前一步。
“怎么,弟弟丸不高兴了?”
“不成,我还得帮三日月送茶叶呢。”你说。
“噢,三条家的老头儿。”
髭切若有所思地舔舔那颗小虎牙,愣了愣,最终还是放开了你。
“那今晚我能去你家睡吗?”
“哥!”“髭切!”你和膝丸同时叫出声。
“嘛嘛,开玩笑的哦。”
髭切摆摆手。

要说这髭切的话,那装傻和撒娇的技术和三条家的三日月有的一拼。
小时候吃完晚饭老是赖在你家不走,说什么天黑他害怕。人家说你不是有膝丸陪吗,这孩子却说膝丸也怕天黑,于是大人们觉得都是小孩,也没多大理会,就默许了。
谁知道髭切喜欢和你睡觉的时候讲鬼故事,自己还一脸兴奋,一点都不怕。其实……怕天黑根本就是借口吧。还把弟弟膝丸以没哥哥陪害怕的理由给挪过来了。
话说这哥俩真的不是事先说好的吗…?
年幼的你看着左边的一脸微笑的哥哥,又看着右边脸色微红的弟弟,人生第一次叹了口气。
源家和小乌丸的平家其实早年也有过争执。
争执田地分割的问题。因为一家如果少一块地的话,秋天丰收时的利润也不同。那另一家不是亏了吗?于是两家都不肯退让,天天就在那冷战。
自家的孩子也是。源氏兄弟和小乌丸,谁也不理谁,连一旁古备前的莺丸看得也心急。

“弟弟丸,走吧。”
“好呐哥。”
“下次看见三条家的三日月,让他离村头儿的那个姑娘远点。”
“啊?”
“这个老头儿,好烦。”
“知道了,哥。”

天色突变,太阳被厚实的乌云遮掩着,不一会儿,狂风大作,接着便是暴雨。只见一地湿土,一株株落尽金黄的花瓣,散发着雨后特有的味道。


2.
三条家一直是这个村赫赫有名的家族。
成员之一的三日月宗近更是有着村里第一美青年的称号。
然而就是这么位美青年,生活不会自理、整天抱着只茶壶哈哈笑、言行举止像个老爷爷。所以村里人更喜欢叫他“老头儿”。
二哥小狐丸常常要因为照顾三日月而捣鼓半天。
不过现在,三日月更宁愿一大早就跑去村头的那个姑娘家里要她帮他更衣。

三日月宗近,村里人一说到他就会联想到他的美貌和性格。
爱撒娇。还极度自我主义。别看他笑呵呵的,其实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握主权了。
某次村里的那个老伯给年幼的他算了一卦之后还说,这孩子天生就是个美人命,好的很。
你小时候有次还拉着三日月去村里的杂货铺偷买糖果吃,结果回来的时候被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婆婆叫住。
老婆婆拿着你和三日月的手,仔细端详了一下,又叫了一声,皱纸般的面孔似乎很惊讶,她说:
“丫头,你和这孩子很有缘啊。”
接着又顺着你们手掌的纹路,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大概就是什么姻缘线很合什么什么的。
一开始你还不太在意,一心只想快点吃掉糖果,刚想走就发现旁边面容精致的男孩听得一脸认真的样子。
这时候另一位白发男孩突然就跳出来把你和老婆婆都吓了一跳。结果老婆婆突然就不讲了,直接转身走人。
你心想鹤丸干得真好。
然后三日月就一边笑哈哈一边狠狠打了一下鹤丸的腰,拉着你的手愤然离去。留下鹤丸在原地静静地懵逼。
那天回家的时候,你看见三日月深深地对你一笑。然而你不知道那笑是什么意思。

老二小狐丸据说出生的时候旁边有一只狐狸。那狐狸望了一眼孩子还叫了一声。
村里有个老伯说那是狐仙送子。是个好兆头。这也就是为什么小狐丸的名字里有个“狐”字的原因。
想来也是奇怪,这孩子还真像个狐狸。尤其是头发和眼睛。如果不了解他的话还以为他是个狐妖。
你自然是不怕的。打小见到他你就情不自禁地摸了摸他的毛发。还送了他一把梳子。小狐丸倒也珍惜,到现在这梳子依然还放他的小木盒里。
老三石切丸算是整个三条家最可靠的人了。不过他更喜欢到青江家旁边的寺庙绑个红条祈福。偏偏个头又算挺大,所以一般家务活都是他和老四岩融一起干。这孩子从小就有着让人放心的笑容。村里的人都很喜欢他。
老四岩融更喜欢老五今剑。就算光留一块空地给他们俩一大一小也会玩的不亦乐乎。今剑还会跟栗田口家的孩子们玩捉迷藏。常常一玩就会忘了回家吃饭。
不过岩融最近似乎和另一位也很大只的巴形聊得很近,因为身高相似,所以大家的话题也应该会更多吧。

三条家后院的枝头上停着几只鸟,一有动静,便突然惊醒过来,一身羽毛收紧,伸长脖子东张西望,然后战战兢兢地叫了几声,受不了这番安静,朝远处飞去。
“哦呀,小姑娘来了。”
坐在藤椅三日月抿了一口茶,看着你进来的身影笑道。
“喏,你的茶叶。我问青江他们拿来的,特别香。”你抛了一包茶叶给笑呵呵的青年。
“那我走了,还得去光忠那里帮忙呢。”你说。
“小姑娘好狠心呐,抛下老爷爷我一个孤守在这。”
你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又在撒娇了,于是你慢慢转过身,望着他藏着新月的眼眸。
“那你想干嘛。”
“我们做点情人会做的事。像城里人说的那样。”
“你有毛病。”
“小时候,不是有人说过我们的姻缘很合吗?”三日月起身慢慢向你走来。
你顿时有一种压迫感。
“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嘛,我也没当回……唔……”
你被他吻住了。男人的唇舌滚烫,毫不犹豫地侵入你口中。你挣扎不了。以他180的身高对付你绰绰有余了。
“所以说……小姑娘要知道自己是有夫家的啊。”男人轻轻吻住你的锁骨。
根本没听你说啊!!
“三日月!你流氓!”好不容易你才推开他,顿时气喘吁吁的。
你赶紧抹了一下嘴唇,又呸了一声。
“我……我找光忠他们去了!”说完你便跑出三条家的大门。心想再也不要来了。
三日月果然是三日月。想要的东西会立刻占有,即使表面上看起来笑呵呵的一脸无害样,暗地里果然是自我主义第一人。
家家户户的炊烟在傍晚的风里向水面飘去,然后又贴着水面,慢慢飘远。此时,热气和炊烟,就再也无法分清了。
小狐丸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三日月一个人在院子里悠悠的喝茶。
他嗅了嗅鼻子,闻到一股温柔的花香味。
“村儿头的姑娘来过?”
“嗯嗯。小姑娘给我送茶叶呢。”
“她有没有说我的毛发柔顺什么的……咳、反正就是关于我的事。”小狐丸摘掉头上的草帽。
三日月的新月眸子盯了他片刻,才慢悠悠地道:“甭想了,你个狐狸仔。”
然后狐狸仔小狐丸就被他兄长所说的话给吓到了。

五条家的鹤丸打了个喷嚏,看着灯光下的雨丝,心想今晚的被子得加厚点才行。
灯光照在那片水面上,雨水打出来了的一个个半明半暗的小水泡。
今天村子里的天气也变换莫测呢。



P.S.
弄完源氏和三条大佬啦!!!容我想想还有什么可以继续毒(划掉)的刀刀!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