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刀剑乱舞:不老魔女paro

内含光忠一期鹤丸!魔幻paro!
巨毒预警啦啦!!!


↓↓↓

烛台切光忠

1.
这是啥?!
卧槽×3。
你今天刚刚好误打误撞进了一个龙穴,结果却发现里面只有一颗光溜溜的龙蛋。你沾沾自喜,心想带回去煮了当魔法药材也好,然后……这蛋却在你回去的路上突然破了……
“……”
于是你被沾了一身羊水。
你生无可恋地看着蛋壳里的小家伙。
也……不算小龙吧,顶多是个半龙半人的小东西。脸上和肚子上都有些密密麻麻的黑鳞片,但由于刚出生的缘故,浑身都湿漉漉的。金色的眼眸像是带着烛光,其中一只眼睛旁却有个天生的疤。
小东西抖了抖背后的黑翅膀,怔怔地看着你。
唔……
你干脆变了个眼罩,给这个小东西带上。
嗯,果然帅气多了。你露出欣慰的微笑。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笑着问,顺便撩一下被风吹乱的刘海。
“烛台切……光忠。”小东西奶声奶气地回答。
我去这龙真自带姓名的吗我只是随便问问啊啊!
“我叫你,呃,咪酱好吧。”你嘴角抽了抽。
“嗯。”光忠点点头。

你们坐在飞行扫帚上,朝你林中小屋的方向飞去。
“你好香。”光忠乖乖地趴在你怀里,有意无意地蹭了蹭。
“谢谢。你长大后不吃我就成。”
这是黑龙烛台切与魔女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2.
你现在正苦恼着中午究竟吃什么才好。毕竟你是个煮饭界的菜鸟,烹饪魔法又没学好,所以大多数都会去小镇上买东西吃。
“咪酱啊。”
“嗯?”身着黑色马甲的男孩跑过来,身后还拖着一条黝黑的龙尾。
你单手托着下巴,手指不禁画一个又一个圈圈。
“你说我们中午吃什么好呢?”
“我随便,你煮的就行。”
“真的?”
“真的。”男孩的的独眸眼神坚定。
“成。那我现在就去弄。别让你饿着哈。”你猛的站起跑去厨房,却因为动作太大差点摔了一跤。
于是你在厨房里捣鼓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才从里面端出一盘黑乎乎(?)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男孩一脸兴奋地跑过来,但是在看到这盘黑色(?)的东西后脸上大大的微笑却瞬间僵住了。
光忠凑过去嗅了嗅,结果纤长的眉毛瞬间皱成八字,薄唇欲张欲合,不知该说啥好。
“你……真会煮饭吗?”男孩忐忑地问。
“不知道诶。”你耸耸肩膀。
“……”
“况且你不是说我煮的都行嘛,我就试着不用魔法弄了呗。”你笑得一脸灿烂,和旁边一脸阴沉的男孩形成强烈的对比。
“吃吧。”
你把盘子一递。
“……”
光忠的金眸盯着你,终究还是接过了盘子,慢悠悠地勺了一羹后,咽了口唾沫,便狠下心把它塞到嘴里去。
几乎是瞬间。男孩一展黑色的翅膀,光速飞出你家门外,走前还大叫一声:
“以后,我来煮饭吧!!!”
接着,便是他拼命呕吐的声音。
看来,龙也很追求味觉的享受呢。
你边点头心想。并给自己也勺了一口。

吐。


3.
就算你翻遍整个魔法图册也解释不了,为什么龙只需一个月的时间就能长得那么大只?!
你看着在厨房里仔细研究菜谱的成熟男人,一脸惊讶的样子。
男人虽只有一只金眸,但魅力不减。此刻的他正研究着调味料的作用,身后那黑色的龙尾还挂着一个调味瓶。
“光忠~咪酱~”你合上魔法书,伸了个懒腰。
“嗯?”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
“行了吗,我好饿。”你看着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问道。
“稍等。”接着便传来一阵锅铲拿动的声响。
大约半个小时后,你的面前摆上了一盘热气腾腾的番茄意面。
番茄的香味吸引着你,你迫不及待地吃上一口。番茄和肉的酱料调制得刚刚好,恰巧和意面的弹劲混合在一起。你觉得这真是比小镇上的餐厅做得好吃一百倍了。
“还……可以吧?”男人看着你陶醉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那就好。”
他的大手温柔地摸了摸你的头发。然后坐在你旁边看着你吃。
这只是他会做的第一道菜而已,因为你的笑容,他会更加努力的。


3.
“光忠啊啊啊啊啊——!!!”
你现在在风中凌乱。
在某只超大的龙背上。
“别飞……别飞那么快啦啦!!”你嘶吼道。并握紧手下黑色的鳞片。
“啊……抱歉。”
黑龙的龙鼻喷出白气,双翼扑腾一下,明显降低了飞行高度。
“呼……”你总算松了口气。
“这速度还行吧?”
“可以可以。”你摸了摸光溜溜的龙鳞。
“以后,我可要考虑考虑用你当我的飞行坐骑了。”
龙发出哀求的呜呜声。
“……不。这样不是很帅气。”
“哼哼,不同意的话小心我把你变成猪。”你贱贱地笑道。
“是吗?嗯?”
你感到身下一阵颠簸,接着便是360°翻转。呼面扑来的空气和高空下坠的快感已经让你忘记飞行咒语怎么念了,身下的龙早已不见,只剩你一个人在天空中发愣。
1、2、3……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惊声尖叫。
黑色的翅膀在云朵中划出完美的痕迹,接着便是全速飞往你身下,光忠翻出米色的龙腹,准备迎接你的降落。
啪。
你被两只大爪子轻轻地抱住。然后稳稳落进他的怀抱。
你感觉他的气息在你头顶上喷出。不知什么时候,他竟变回了人身。
硕大的翅膀把你们笼罩成一个小空间,男人用指腹扶着你的脸颊,然后越靠越近……
你感到自己的唇被堵住了。
是香草的气息。
他的唇舌自然地撬开你的牙关,直到你觉得脸颊绯红,男人才肯松开。
“早就想那么做了。嗯?小傻猪。”光忠轻轻刮了一下你的鼻梁,他得逞的样子惹得你更加羞涩。
“你……你可别忘了,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抹了下嘴唇,耳尖绯红不退。
“嗯嗯。所以你更加要照顾我了。”
他说。并将你拦腰抱起。

当然,他才不会告诉你,刚才吻你的时候,他激动地手上的鳞片都冒出来了。
这样肯定不帅气。
所以,这次就破例瞒你一下下吧。


3.
你肩膀上中箭了。
你顾不上皮肉上的疼痛,赶命骑上扫帚飞行。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把魔女拉去火刑呢?!你一直想不通。你做了什么了嘛!
“咳咳……”
你看着周围慢慢逼近的骑士团,忽然觉得他们身穿的铠甲非常刺眼。
“以少敌多,非常地不帅气!”
一声龙啸。你感到大地都在震动。
那条黑龙。独眼。带着烛光的金眸恶狠狠地盯着你眼前的骑士,硕大的翅膀把你们照出一片阴影。
龙稳稳降落在你身后,发出威胁的呜呜声,露出锋利的獠牙。尾巴上的黑刺凸起。
骑士们互相望了彼此一眼,忽然拔出利剑,呐喊着冲向你们。
黑龙不屑一顾,毫无压力地朝他们吐了口火球。
于是那些原本活生生的骑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灰烬。
“……光忠?我没啥严重的,魔法会帮我痊愈嘛。”你拍拍他的翅膀。
黑龙爱怜地看了你一眼,硕大的龙头在你脸上蹭了蹭。
你感受到他呼出温热的气息,在龙角旁边轻轻说:“回去吧。”
黑龙小心翼翼地把你扶到背上,双翼一展,便盘旋上天空,不一会儿就没了影。然而,远处的人们并不知道那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吼是怎么一回事。

“以后,不要这么冒险了。”他说。
你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应了一声。
“我是一条龙。你是魔女。”
“嗯。”
“当你第一次问我的名字时,我就看上你了。你知道,龙的配偶只有一个。”他轻轻地埋在你的肩膀。
“你好香。”
“谢谢。你不吃我就成。”你又一次说出这句话。
“如果我说,我吃呢?”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像是在引诱你。
“算我倒霉咯。”你笑道。然后捧住男人的脸颊凑过去一吻。
我们的龙先生终于有次被震惊到了。
“……那我不客气了。”
你双手被人握住,并倒在床上。
“嫁给我。”
“那你要给我煮我爱吃的菜。”
“煮一辈子?”
“一辈子就一辈子。”
“好。”
他吻住你的锁骨。

月明无星。夜晚,很漫长。


4.
黑龙烛台切只有两个愿望。
一,爱她。二,煮她喜欢吃的菜。
这就是魔女和她捡来的龙的故事了。
不长,但仔细看,你能想象到魔女一脸幸福的样子。



一期一振

1.
你是住在海边的魔女。不过你每天都会去沙滩那里帮隔壁阿婆捡贝壳编项链。偶尔也会有点薄弱的收入。不过你并不在意。
你今天照例又去了沙滩游荡。
然后你被一个神秘的身影吸引了。那个身影小小的,就那么坐在礁石上。
你悄悄地走到他身边。
结果好奇一瞧,你马上变成惊讶脸。
“哦呀!!!小鱼砸欸!!”你叫道。
“我不叫小鱼砸,我是一期一振。”面容精致的男孩声音悦耳动听,湛蓝色的鱼鳞在水中荡起波纹,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
“你是人鱼?”
“嗯。”
“那还不是小鱼砸嘛!”
“你呢?”男孩没理你,自顾自地问道。
“我是美丽又善良的魔女!”你拍拍胸口。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一期。”他又说。
“……你搁浅了?”
“不是,”男孩抿紧嘴唇,“我不知道这是哪儿。”
“你不是在海里吗?还会迷路?”
“不一样。我是突然就变到这了。”一期又转头看向一望无际的大海。
“啥?”
“……没什么。”人鱼眨了眨漂亮的睫毛。
“能……请您带我回家吗?”
“可以啊。”你挑眉道。
“还有,我今年才123岁,用不着叫您好吧。”你捏捏男孩柔软的脸颊。

这只人鱼就这么住在你家里了。还是他自己要求的。
一期在你家后院的小池中发呆。
你默默地看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做你的魔法研究。
你看着玻璃瓶里倒来倒去的液体,眼皮逐渐变得沉重。恍惚间,你好像眯了一小会儿。
直到听见一阵歌声。婉转动听,童声悦耳。
只是,好像句句歌词都在强调着两个字:
弟弟。
什么意思?这人鱼还有弟弟?
你皱起眉头。
歌声停止。
“一期,你是不是,有很多弟弟?”
“嗯,”男孩看向你,“很多。”
“那得多小啊?”你看着他稚嫩的脸颊,不禁嗤笑出声。
“……”然而他金黄的眼眸只是盯着你,不说话。
你也一直望着他,不言。

“呐,你听,是海的声音,在讲故事。”
良久,男孩才开口。


2.
那我们就来听个故事吧。

从前 从前 我们都说从前
有位住在深海的人鱼王子 他俊美又强大 他温柔又可怕 他是海洋的霸主 引得众鱼都嫉妒
王子有很多弟弟 对他们 总是有着不一样的耐心 从前 他觉得 保护弟弟就是他一生的使命
但总有那么一天 海巫婆嫉妒王子 于是将王子变为孩童的模样 直至重新长大为止
终于 弟弟们齐心协力赶走了巫婆 但他们受诅咒的哥哥也不见了踪影 为什么呢
原来 巫婆也变走了王子
但是海洋那么大 会去哪呢 会在哪呢
弟弟们不知道 只能到处寻找 希望能有一点他们兄长的下落……

故事当然还在继续的。

你终究还是发现了一期一振的秘密。
得知这个故事后你并没有多大惊讶,而是选择连夜研究破解海巫婆诅咒的药水。
又一个清晨。
“一期!”你从一大堆瓶子中探出头来,快步跑向池子边的人鱼。
“嗯?”
“我、我的药水研究出来了!虽然不能完全破解,但至少能缩小你长大的时间!”你摇了摇瓶子里晶莹剔透的液体,递给人鱼。
“感激不尽。”一期笑得好看。
男孩接过瓶子,一鼓作气喝完,且一滴没剩。
男孩的样子瞬间长成青年的模样。依旧俊郎,依旧是水蓝色的头发。人鱼线沿着腰部下沿,勾勒出他劲瘦的腰身。
“我去……人鱼不愧是诱惑人类的生物吗?无论男女。”你啧啧道。
“承蒙夸奖。”青年的脸也仍旧挂着完美的笑容。
“喂喂,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天知道随便把你变走也可以让一个魔女捡到欸。”
“嗯嗯。所以我能以身相许吗?”
“我说是吧……”你瞬间瞪大眼睛,“啊啊啊啊啊?!”
“为了报答你。”
他说。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后,鱼尾一甩,沉入池中。
人鱼王子自己都脸红了。该怎么办呢?
你愣在原地,双手捂脸。

这样看来,你整晚都没睡好。
池子那边也是。都是哗哗的水声。


3.
你赤脚站在海滩上,沙子印出你的脚印。人鱼青年也回到了海水中。
“我的魔法可以送你到你家。但我的话会有时效,时间一到就会回来。”
“走吧。”
你口念咒语,蓝光包围着你和人鱼。
你渐渐潜入水中。
一眨眼,已是深蓝的海水。
你莫名有种深海恐惧感。
所以你应该是有点怂的。然而身边的青年却伸手把你揽住。
“走吧。我的主场,您不用怕。”
“抱紧王子跟上您的尾鳍!”你咬咬牙一把搂住他劲瘦的腰。

“一期尼……?”是个少年的声音。
深紫色眸望向你和青年。
“药研,你来了啊。”青年笑道。
“这位是……?”
“我的恩人。”
你感觉腰上的手力道又紧了些。
“哟,恩人。我是药研藤四郎。一期尼的助手,”他游向你耳旁,轻声说:“同时也是他的弟弟。”
“哦!你好!只有你一个吗?”你道。
“不止呢。其他人应该快赶来了吧,”少年笑笑,摆了摆深紫色的鱼尾。
果然,其他人鱼少年都先后来到你面前,他们一个个面容姣好,完美的遗传了人鱼的特点。
“哇!人妻啊啊啊啊啊!!”
你被一只小人鱼抱住了,米色的小脑袋疯狂在你腹部上乱蹭。
“喂包丁你这样很失礼啊。”黑色短发的少年把他拉开。
“恩……恩人?”银发少年旁边围绕着五只黑白色的海马。
“你好!我是信浓!这是后藤!”
“我是乱哦!是男人鱼~”
“鲶尾在此!我旁边的是骨喰!”男孩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不愧是王子,特别多弟弟呢……
你看着一旁挣着自我介绍的男孩们,心里默默开心。
但是一道蓝光悄悄从你的手臂上出现,你知道,时间快到了。
“要走了吗?”
一期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去。
“嗯。有机会……呃,下次再见吧!”你慌忙挥挥手,“我就住在海边!虽然不知道哪个海…”
“一期!!”
青年望向你。
“再见啦!”你扯出大大的微笑。
再见啦,小鱼砸。
你不知道。
每一句再见,都是最委婉的告白。
所以,王子啊,能不能每天用1分钟时间想我?
你的身体终究还是随蓝光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回到只属于你的家。
又是夕阳西下。只不过,池子边,少了他的身影。


4.
一期一振还是一期一振。
容貌没变,对弟弟的耐心没变。唯一变的是,他喜欢独自坐在扇贝椅上发呆了。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除了药研。
少年看不过去,有一次又在他发呆的时候赶来。
“一期尼。”
“嗯?”青年愣了几秒,才转过头望向他。
“在想她?”
“……”他没说话,但点了点头。
“你喜欢她吗?”
“我真的很喜欢了。”
“那不就成了嘛,去找她呀。”
“但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大哥啊大哥,我们好歹也几百岁了。又不是小孩子。”药研拍拍他的肩膀,叹气道。
“……”
“喜欢,就去啊。你不去的话,我去。我觉得那个女孩挺可爱的呢。”深紫色的眼眸带着笑意。
“请一定要注意安全。”
“谢谢。你们也是。弟弟们就交给你了。”青年对他笑笑,便全速游走了。
要快!要快点见她!
于是人鱼王子日夜跋涉,跨越万海。有时候他觉得游了很久的时候,就会露出海面看看,见没到,就又继续赶路。
他没停过。
一直游,一直游。
为了那个心爱的姑娘。
……
恍惚中,从水里见到岸上一个清瘦的身影。那个人好像在礁石上发呆。
是她了。
人鱼一个飞跃,坐到她旁边。
“哇啊啊啊啊啊啊!”
你被溅了一身海水。
正想还击的你一转身却看到那个水蓝色头发的青年,嘴不禁变成o型。
“骗人吧……?一期?”你摸了摸青年的脸。
“是我。”他反握住你的手。
“有没有想我?”
“肯定有啦!”你笑道。
“我答应过你,要以身相许的。”
青年不知从哪掏出一款珍珠项链,仔细看还发现里面镶着各种各样漂亮的海螺。
他把它绕在你的脖子上。
“唔……我翻遍整个海洋,好像只有珍珠是比较适合当饰品的了,所以……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青年把你耳边的碎发撩到耳后。
“我记得人类这样做好像是叫求偶。”
“啊?……对对对。”你懵了。
“那,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做这种事呢?”
人鱼握住你的手,你感到嘴唇温热的触感。
他的吻轻轻的,带着海洋的气息。
“我喜欢你。从你叫我小鱼砸开始。”
他说。

5.
你看着家里众多的少年,叹了口气。
还能是谁?当然是一期的弟弟啦!
今天是你家搞派对的日子,因为之前跟某人打赌输了,所以你答应带他全部的弟弟来岸上做客,于是就……
“药研啊,研究药水可以,但不要打烂了!”
“包丁不可以吃那么多糖哦。”
“乱那不是裙子不要穿啊啊啊!”
……

虽然一团糟,但你不觉得疲惫。反而心里喜滋滋的。
身后忽然被人抱住,青年的气息吐在你耳边,很痒。
“咋啦?王子?”
“嗯……我觉得要不要弟弟们喊你一声嫂子好呢?”
“……我觉得不用。”
“那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一期你变了。你切开是黑的吗?”

嗯,这已经不只是人鱼王子一个人的故事了,而是变成了两个人的故事。
事实证明,果然一个人谱写的是日记,两个人谱写的是爱情啊。



鹤丸国永

1.
正值冬季。
窗外飘着鹅毛大雪,乳白色的雪堆布满了你家屋顶。
然而此时的的你却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喝着杯热可可,时不时还翻一页魔法杂志。
这鬼天气,谁还愿意出去嘛。你一副享受的样子。
“今天我是个废魔女了。”你自言自语道。
「叮咚」。
你差点没把口中的可可给吐出来。
谁啊?!敢打扰老娘?
你放下手中的杯子,恨恨地朝门口走去。
「叮咚叮咚」。
门铃声又敲响了一遍。
“啊我到要看看是谁敢闯到你魔女姑姑的家来!”你一边嘀咕着一边打开了门。
「吱吖。」
一对金黄的眼眸。眨巴眨巴。
男孩的发色和外面的雪景很配。但是……身后黑细的尾巴是什么鬼啦!
你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团子,沉默。
“哟!吓到了吗?我是恶魔!”男孩露出大大的笑脸。
“傻瓜,哪有一见面就说自己是恶魔的。”你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然而这小团子并没有理你,而是径直走进你家。
他抖了抖身上的雪,自己脱下披风,然后自觉地坐到你刚刚坐的沙发上。
“……”你默默关上门。
眨巴眨巴。
“你好,我叫鹤丸国永。想和你一起过惊吓人生哦!”
“喂,小孩,你知道我是谁吗?”
“魔女!”
“那你觉得这个魔女漂亮吗?”
“当然啦!”
“好勒,以后跟着老娘一起浪吧!!!”
你冲过去把他一把抱在怀里乱蹭。
然后你发现他的白毛真的是好软好好摸啊啊!!

等会儿……
话说你怎么觉得自己被这只恶魔诱惑了呢…
“是因为美色吗?”你心想。


2.
“……”
“鹤丸,你干嘛,下来。”
你看着倒立在天花板上的男孩,叹了口气。
“诶呀诶呀,失败了呢。”男孩不以为然,一个后空翻站在你面前。
“失败什么?”
“吓你啊。”
“你还真是理直气壮。”你双手叉腰道。
自此你就悔不当初了。
这孩子是真的皮。而且完全不输捣蛋精灵。
比如,他会偷偷把你的药水搞混,明明是蓝跟红非要把紫的抠进去,搞得你变成爆炸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有,这小恶魔吓人技术是越来越娴熟了。这孩子不知咋的就学会了移形换影,于是每次你去一个地方都要用魔法来感知他在不在。
每当你忍无可忍,就会撸起魔杖把鹤丸变成一只小白鼠,关在玻璃瓶里面。
而可怜的鹤丸只能吱吱叫并且拼命拿小爪子敲打着瓶子。
总之,自从他来了之后,你反而更累了……

你觉得你真的往“废魔女”的目标前进中。


3.
“呼!”
耳边的一声气音使你不禁打了个哆嗦。
“……干嘛??”
你揉揉眼睛,翻了个身,却对上了一双金黄的眼眸。它的主人正撑着脸颊,微笑地望着你。
“哟,吓到了吗?”
爽朗的男声低低响起。
“诶我说你吵醒我不是不是我去啊啊啊啊啊?!”
我了个地精。
“鹤丸?”
“嗯哼。”青年身后的尾巴缠绕上你的手腕。
“你干嘛?”你赶紧甩了甩手腕,“难道你一直在伪装?”
这只恶魔,果然是骗人的!
你恨恨地想。
“嘛嘛,别生气~”青年又握住你的手,翻身把你压在身下,“好不容易找了个小姑娘,还取得她的信任,可还是吓不到她呢。”
“你撒手!”你继续挣扎。
“当初把我变成小白鼠,还真的把我吓到了。”他低声说。
鹤丸离你越来越近。
好吧好吧!!是你做的死只能你自己扛了!
你认命的闭上眼睛。
“噗。”
嗯???
“这次真的吓到你了吧?哈哈哈哈!”青年松开你,抱着肚子大笑。
“……”
你默默举起魔杖。
“古他妈黑暗之神。”
「咻——!」
刚刚还好好的青年不见了,只剩下一只泪眼汪汪的小白鼠。

4.
你看着眼前的满天星,一脸懵逼。
“哟,吓到了吗?”他说。
这句话你都听了n遍了。介于之前某人犯下的种种罪行,你多多少少还是对他保持警惕。
“干嘛?”
“求婚。”
“又开玩笑?”你挑眉。
“不是。”
青年竟然反常地很严肃。
“真的?”
“比地狱之火还真。”
“怎么证明?”
“这样?”
你被他吻住。男人的手轻轻扶着你的脸,眼里有数不清的深情。
“……”你脸红如苹果。
“信我了吗?嗯?”
“呃……那个……”你还没喘过气来。
“其实我之前一直在黑暗中徘徊。你知道,太无聊的话,心会死。 所以我想出来。”
“但由于某种封印,我的身体还没恢复本来的样子。也就是为什么我第一次会以孩童的外表见你的原因。”
你呆呆地望着他。
“呐,你猜猜我每天都对你说哪几句话?”
你好吗?
我想你。
“你好……?”你想了一会,说道。
“之前是这个,不过现在变了。”
“是,”他俯下身来,唇畔贴近你的耳朵,“我爱你。”
一字一句,清晰有力。

“嗯,爱你。”
你主动抱住了他。



恶魔鹤丸的尾巴此时摆出了心形的形状。
看来他一定为这次成功的惊吓很高兴。




P.S.最近沉迷看综艺……相信我乡亲们,会有爷爷长谷部等刀刀的……只要你们肯等(划掉)٩(ü)ว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