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大包平×你:请别忘记

现paro+偏校园paro 轻三日月婶 
我迷上大包平了!!!

↓↓↓


1.
 你从衣柜里翻出一件很久没穿的风衣。黑色的,拍一拍还会有很多毛飞出来弥漫在空气里。
 “嗯……还有股怪味……”你小声嘀咕。
 “什么怪味?”
 一道男声出现在你身后。
 男人穿着白色的高领羊毛衣,靠在墙上挑眉看着你。
 一脸不羁的模样,高大结实的身材,还是那么熟悉。
 “今天天气,很好呢。”
 “嗯。”

 这是你到东京的第二年。和其他城市不同,这里似乎是全日本繁华的象征。比如过一个马路都会有一大群人流,或戴着口罩,又或者穿着西装,什么电视台还有一大堆株式会社比比皆是,一开始还让刚来到这儿的你有点不习惯。
 “想啥呢。”
 男人抱臂笑道。
 “没啥。”你摇摇头,兀自给自己热了杯牛奶。
 恍惚间,你好像又看到那个青年露出熟悉的微笑。

2.
 这也许得从你念国中的时候讲起了。
 彼时的你看起来简直就是个羞答答的小姑娘,书包一样挂着小公仔,文具也依然用的是印着卡通的。而且好死不死,还跟他分到了一个班。
 大包平,级里著名的捣蛋分子。因此其响当当的名号连老花眼的教导主任都知道。俗话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刚刚好他进的也是最差的班级,于是红毛同学也就无愧于捣蛋魔王的称号开始专注地捣蛋。
 他最擅长的还是给每个看不顺眼的老师抽屉里塞死老鼠。当然,没有给体育老师塞过。其一是因为他并不讨厌体育,其二是万一被发现也可能打不过人家。
 大包平同学还喜欢打架。大家都知道这是作为一个坏学生必修的技能。但最奇葩的是这家伙竟然还喜欢和A班的校草三日月宗近比美,而且如果哪个不怕死的敢说他不美,他就揍到他怕死。
 以上就是你从同学那里听来的情报。然而你只是耸耸肩,表示并不大在意。
 你坐在教室的靠窗位置,而他坐在和你隔几组的最后一位。你心想,这大概就是最安全的距离了吧。
 但无奈,事实证明,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盯上了你。
 不知道青春期的男孩是不是都有种欠揍的冲动,还是只是为了吸引女孩注意?
 就比如他会在你跟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故意扯你一下辫子,又会在你发下来的作业本上乱写一些东西,有次还画了个猪头,还会在上课时间趁老师转身写板书时朝你扔来一团皱巴巴的草稿纸……
 好吧,这些你也忍了,因为你一心只想好好学习,无谓的争吵也就免罢。
 但似乎你越不理睬,某人就越变本加厉。
 于是渐渐你就发现自己在这个班的格格不入了。举几个例子,你的凳子上会有番茄酱,桌上也有被人写着“猪头”的字样,连平时无冤无仇的同学也对你翻起了白眼。
 怎么回事?!你曾经也疑惑过。但以你的性格,随便睡个觉也就忘了这个茬儿。
 直到那天。
 你一踏进教室门口就发现全班同学的目光集中在你身上。有人窃窃私语,有人不知为啥笑得跟小贼似的。
 然后你就看见黑板上画着大大的情侣伞。写的是大包平和你的名字,中间还夹着颗小红心。
 你余光瞄到某人得逞的笑容,一时觉得怒意都冲上了脑门,加上最近学习压力繁重,你真的忍不住了。你默默走到讲台,然后猛的一拍桌子。
 全班鸦雀无声。
 你几乎对他说话是用吼的。
 “老娘不发威真当我是HelloKitty啊?!你谁啊你我跟你好像不熟吧为什么老是要搞那些无聊的恶作剧!?还有那边的小男生,干嘛老给我翻白眼我很不爽啊!老娘想要好好学习那么难吗?!有本事你给我把源氏物语全背出来啊岂可修!还有谁你尽管弄,看我不打到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一字一句,说话都不带喘气儿。
 他傻了。
 这就是你们第一次的对话。
 从此你成为了班上的红人。同学们都赞叹不已,说你连著名的捣蛋分子也敢吼,这可是教导主任也做不到的事。
 当然,你和他也正式成为了冤家。而且恰巧当时你吼人一幕刚好被路过的班主任看到了,于是也将计就计,一并将大包平调到你旁边的位置。
 大包平果然是大包平。臭不要脸到极致。上课抠鼻屎就算了,还要哼一些莫名其妙的歌,重点是还改编了人家的歌词,有时你真的分不清他唱的是日语还是外星文。那时候的他沉迷摇滚乐,而你喜欢流行曲;他喜欢看《名侦探柯南》,而你爱看《犬夜叉》;他爱看东野圭吾,而你喜欢看岩井俊二。你可以二十分钟写完一篇好词佳句并用的作文,而他却要左手一本村上春树,右手一本川端康成,趴在桌上死命抄着那些一大段文字的环境描写。然而那时的你并不知道,原来你们都爱看宫崎骏。《侧耳倾听》准稳拿第一。
 不知道是不是受动漫影响,这家伙竟然开始中二地称呼你女人。
 “喂,女人,作业借我抄抄。”
 “滚。”

 你再一次感叹大包平不愧是大包平。无愧于长着一张热血青年的脸。刚好他那时又是班里倒数第二高的,于是也就顺利拿到篮球队员的名额。某次你路过篮球场,这家伙还摆出一副势必要打倒樱花木道的气势,大吼一声投了三次篮,结果一个都没进。然后又继续吼,又继续投……
 你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你默默捡起球,一个深呼吸,便全力朝篮筐扔去。
 一发进。
 然后你就被大包平同学眼中的亮光闪到了。

 花店内。
 你轻轻靠近一朵白菊,嗅了嗅。
 “不好意思,老板我想买一束白菊。”你朝店内望了望。
 “好的。用牛皮纸还是透明纸包装?”
 老板是个冲绳老婆婆,讲的也是冲绳方言,你听得不免有点辛苦。
 “她说你想要牛皮纸还是透明纸包。”男人走到你身旁。
 “哦!用牛皮纸吧!”你朝婆婆笑道。
 “稍等一下哦。”
 “喂,女人,怎么每次都买白菊,你不厌我都烦啊。”
 “要你管。”
 你接过白菊,走出花店。
 “切。还不如百合呢,至少还有香味。”某人哼道。

 转眼到了初三。他仍然坐你旁边。战争也仍未停过。不过幸亏你成绩好,每次都以这个借口成功反杀。
 大包平同学并不这样认为。他好像时时刻刻都想让你注意到他。某天不知道他是抽了哪根筋,这孩子竟然莫名消停了一阵子。
 你发现他开始认真听课了,上课也不再哼奇怪的小曲,有次还请教了你数学题。
 当然你并不知道大包平是咋想的,这可是属于男人的好斗心。
 你用笔盖戳了一下他的背。
 “你最近吃药了?”
 “切,女人,觉得我很man就直说。”
 “笨蛋。”
 “啧。”他拿着本练习册轻轻敲了一下你的头。
 “我认真起来很可怕的。”他说。

 结果还真给他熬成了学霸。你年级第六,他年级第十五。
 你越加发现这人的嚣张。嚣张到跑去人家A班跟三日月宗近宣战。
 趁着这位热血青年刚喊到一半的时候你再也忍不住把他拽了出来。
 “你是笨蛋吗!人家可是年级第一,就凭你这区区十五,那可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啊啊!”
 然而这傻大个一摸后脑勺,“啊?第一?那我也要超过他!”
 不愧是热血青年大包平。

3.
 好死不死,你们高中也是一个班。
 大包平长高了,高得有189,声音也变得更man。然而他站在你面前,就好比一只猫对面屹立着一棵大树。
 “你吃啥长那么高……”
 “把牛奶当水喝。”
 “……”
 “至少比三日月高啦哈哈哈!”

 不过倒是巧,三日月宗近竟也到了这所高中,还在你隔壁的班级。
 “哦呀,小姑娘又见面了呢。”
 试问有谁能承受一个美男子的哈哈攻击。
 “你好。”
 “哈哈哈,你同学大包平很有趣哦。”
 “不用把这家伙当回事,他脑子有时缺氧。”
 “哈哈哈,活跃是好事哦。”
 ……
 你觉得这位校草脑子也有点问题。
 “总之,交个朋友吧。”他走到你身边,轻轻说,眼眸带着新月。

 大包平觉得自己最近怪怪的。仗着身高优势,他顺理成章坐到了教室倒数第一的位置。然而目光总是往坐在前几排的你身上游离。听着听着课会不自觉望向她,有时候发呆也是对着她的背影发呆。自从国中毕业后,身边没有她,还真是不习惯。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真的会完蛋的。他每次都这样想。
 先前他做过一个测试,测试他属于哪种类型的男生。
 结果是答案B:忠犬型。
 不善于表达,有时可能很直男,但会用实际行动默默关注她,虽然常常把内心的情感隐藏起来,但往往会错失良机。对喜欢的人非常忠贞,一心不二,这样的男生非常可爱。
 大包平同学看完后更加完蛋了。
 同时也默认了喜欢你的心理。
 
 他也不是没想过和你告白。他恨不得全校都给你和他画上情侣伞。最好够大,大到整个黑板都画不下那种。
 他也许多次都趁着你放学时,偷偷骑着单车跟在你身后,但每次不知是他害羞还是自尊心发作,往往是叫你一声就没有了下文,你见他支支吾吾地,也没有怀疑。最终他还是只说了类似天气这样的废话。
 还有次下雨你忘记带伞,正当你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时却看见了狂奔过来的他,这人嘴上说你笨,结果一翻书包,发现自己也没带,于是整个人瞬间石化。你呵呵冷笑一声,伸手摸了摸他的红毛表示安慰。
 当天你们是一齐披着他的中山服冲到雨里去的。然后第二天两人都很好的感冒了……
 大包平觉得这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但他的座右铭一直都是越尝试越失败,越失败就更加想试了。
 于是热血青年从未气垒。

4.
 “什么?!三日月和你表白了?!”青年一脸惊讶。
 “可能吧。”你心里暗笑。
 “什么叫可能嘛!那家伙怎么会喜欢你啊啊!”他一把抢过你的作业本。
 “人家喜欢我是人家的事,你管得着?”
 “切!女人,你真没眼光。明明本大爷比他还要美。”
 “娘炮。”
 “啧。”当时他就炸毛了。

 公交车上。
 你抱着白菊,坐在最后一排。
 “什么?!三日月和你求婚了?!”男人蹙眉。
 “可能吧。”
 “什么叫可能嘛!那家伙对你好吗?你真的喜欢他吗?从高中到现在,从来没停过啊!”
 “你管得着吗你。”
 “切。他身边那么多女人,怎么就看上你了。”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
 你摆弄着白菊,没看他。
 “喂,女人。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喜欢我吗?”他问。
 “不……不会了。”
 那样心里就不会有你刻下的印记了。想抹也抹不掉的印记。
 接着又是良久的沉默。

 大包平觉得他不能再忍了。于是放学后便骑着单车,一路飞驰到你家楼下。
 拿出事先备好的百合,接着就call你下来。
 “干嘛?”你一脸不耐烦。
 “给……给你!”
 你被一堆百合怼到了。
 “送啥不送送百合,你什么意图?”你嗅了嗅,好香。
 “本大爷很帅,成绩又好,所以,那……那个,你勉强点,接受我呗。”
 “接受你啥?”你故意装作不知道。
 “喜……喜……”他si的音发了好几遍。
 “喜欢你啊啊啊!!!”
 “好啊。”你踮起脚,拍拍他的肩膀。
 于是热血男儿大包平终于留下了激动的泪水,一把抱紧了你。而且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你身上乱蹭。
 “喂……你不用那么激烈吧。”你安抚性地摸摸他的后背。
 结果他哭得更凶了。
 “你简直,有病啊啊啊啊啊!!”
 啪嗒。
 有什么液体滴到你手臂上。
 是他的鼻涕。
 “……”
 “我是真的有病才喜欢你啊啊啊啊啊!!”
 你怒吼。

 高二的时候,你们正式在一起了。当然,某人逼你拒绝了三日月的表白。
 你发现大包平其实还有一个表哥叫莺丸,也在这所高中,读高三。
 “学长……?”
 “哦呀,大包平的小同学吗?来喝茶吧。”茶绿发的青年笑道。
 “别看他这样,其实就在装逼。”他小声对你说。
 “噗。”
 “大包平君不能乱说话哦。”青年平静地呷了口茶。
 “那又怎样,我在说实话。”
 你觉得这对兄弟某种意义上有种喜感。不过话说两个都是帅哥,只不过一个阳光热血,一个忧郁典雅,简直不能再配了。
 
 时间很快,樱花再次盛开。高中毕业典礼上,你我都穿着陪伴了三年的校服,戴着博士帽,拿着毕业证书,一起见证青春的结束。
 「谁都不要说再见,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这是你在毕业心愿墙上写下的话。
 「希望一直陪她。」
 这是他写的。
 接着某人便在你脸上啄了你一口。
 当天晚上,你还喝了好多好多气泡鸡尾酒,假装自己醉了,然后抱着他,说了好多好多青春不老我们不散的话。
 这是我们长大前,最后的愿望了。

5.
 录取通知书下来,你去了京都,而他在东京,两人开始了传说中的异地恋。
 上了大学后,大包平五官长得越加英俊,加上中学时代的篮球练习,即使在场上随便投一个三分球,那肌肉线条,那帅气阳光的外表,也会惹得女生尖叫连连。
 他也不是没收到过情书。不过他傻,每次都以为是传销拉面餐馆的广告,看都不看就扔了。

 “喂,女人,有没有想我?”
 “切,难不成我每天都发春梦啊。”
 “谁知道呢,我那么帅。”
 “娘炮。”
 “啧。”
 你每天都和他打电话。虽然每次都会变成斗嘴。

 大四的时候,你向公司申请到东京去实习,准许后,你没忍住,立刻给他报喜。
 “这么着急见我?”
 “不好吗?”
 “……咳,特别nice。”
 “等我。”
 “好。”

公交车到站了,你下了车,徒步和他继续向前走。
 “有想我吗?”
 “没有。”才怪。
 “切,无情的女人。”
 “突然有点后悔。”
 “后悔啥?”你望向他。
 “我应该再等你会儿的,我还想看看你开心得跟傻子似的表情。”
 你蹙眉,脚步变得沉重。
 “快到了。”他说。
 鼻腔里一阵酸涩,眼睛也莫名地红了。

 大包平真的好傻。傻到用自己的命来换别人的安危。
 小孩子年幼,不知道自己后方的车子正全速向他冲来,像死神,夺人命的那种。
 关键时刻,还是有人把他推开,不是别人,正是他。
 于是,当你落地东京,再次见到他时,他已在ICU重症监护室。
 那段记忆,如何才能抹去?这个问题,恐怕是永远也解不开了。
 
 “喂,女人,你简直有病啊!”
 “喂,女人,不要忘了我啊!”
 “喂,女人,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你忍不住转身,发现哪儿还有他的身影,于是止不住呜咽,泪水如泉。
 你踏进墓地,发现三日月和莺丸早在那里等你。
 把白菊放在墓前,黑白照片上的青年笑得爽朗。
 “每年都哭成这样,小姑娘啊。”一只手轻轻抚上你的后背。
 忘不掉的青春,忘不掉的他。
 “虽然……你很娘炮……笨蛋,你知不知道,我可是一直觉得你,”你猛吸一口气:
 “超、级、帅、的啊啊啊——”
 泪水夺眶而出,滴在白菊上,滴在墓碑上。
 然而青年还是笑的那么开心。


6.
 你在家整理杂物,偶然发现一封纯白的信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收到的,你竟然没看过,保存得很好,仔细一闻还会有跟新书差不多的油墨味。
 你拆开信封,发现署名是大包平,内容如下:

亲爱的女人,我叫大包平,身高189,很帅,爱好是打球,做数学题。喜欢百合花,因为它香。我俩的战争自国中起就没停过,因为你老是说我娘炮,干脆我就再给你介绍一遍我自己。你别说,我真的觉得你好小只诶,还常常口不对心。女人,你不知道吧,其实我俩都喜欢宫崎骏的《侧耳倾听》,天泽圣司带月岛雯骑车看日出的片段我印象很深。感觉他们的爱情真的很好,我有时也在想,我们也会这样吗?不过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星矢总会有他的雅典娜而爆发小宇宙,我想我也是这样的。我更愿意保护你。我是真的很像忠犬型男生了。咳……可以的话请你跳过这句话。
你说你每次都看《情书》这部电影都会哭,我也去看了遍,哼,里面的男主也不过如此,要相信本大爷是比他帅好多的!
哦,还有啊女人,要是我真的离开了你,我是说如果,这样的话,你能不能,不要忘了我?好吧,我承认我这次真的是很娘了,但这是真心话,希望你不要笑我。
嗯。故事还在继续,包平还在努力。



 你忽然想到动画电影《寻梦环游记》里主角说的话:人真正的死亡,其实就在你完全忘记他的时候。
 于是再一次,泪水止不住。
 你心想,这应该是你最后一次为他流泪了。

 就像我们看过的动漫和电影里,毛利兰是真的爱着工藤新一,不然也不会愿意等他那么多年;犬夜叉是真的爱着戈薇,不然也不会有穿越时空的爱恋;藤井树是真的爱着藤井树,不然也不会把同名女孩的名字偷偷写满整个图书馆。


 时间太快,白驹过隙。即使不在你身边,也请你别忘了,那时的我是真的喜欢你。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