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一期×你:告白一会

现paro!!!微物吉婶!!

↓↓↓

1.
 亲爱的★★先生:

我刚刚看完了《我的少女时代》。
你说,人的一生是否总是一期一会?
我宁愿错过一百个欧阳非凡,也不愿放下一个徐太宇。他应该是我们青春里最真实的回忆了,他能跑能跳,能唱能笑,好像他还在的话,我们就可以永远停留在那个单纯的年代。
现在想想,如果是你,就好。

 你在微博上敲下这段文字,然后发送。成百上千的评论呼啸而来:“少女时代真好”“看到人家虐狗就烦,太太的句子是真鸡汤了”“你好吗那个少年”……
 你满意地笑了笑,然后给自己冲杯咖啡。
 当然了,其实你自己也不知道那位“★★先生”到底是谁,毕竟你只是个微博骚话小写手而已,每天灵感一来,便将鸡汤文字敲在微博上,时间长了,自然会有人被打动。
 除此之外,你还是一家图书公司的编辑。起初你也只是想当个作家的,不过你是个典型的三分钟热度,每次写长篇小说写到一半都会半途而废,写短篇小说又老是找不到灵感,索性你就当了编辑。即使这个职业天天也和文字打交道。
 上班的时候,几乎每天最喜欢的环节就是睡觉了。
 你看了看表,凌晨一点。于是关掉灯,闭眼,入梦。

2.
 现在是早上8:10分。
 你坐在自己平时工作的位置上,偷偷等着他的到来。
 
 这是家小小的公司。靠着鸡汤文和言情文以及广大读者的喜爱冲入出版市场,因此也算是一枝独秀的类型了。
 而你,小小的公司里还要是小小的编辑,其实才刚来这一年而已。实习期刚过,你便领着员工卡坐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
 对了,坐在你的对桌的那位,叫一期一振。
 人帅声音好听举止优雅王子气质,一看就是万千少女男朋友的不二人选。是的,就是那么不公平。他笑起来那么好看,让人想起初恋的那种。你觉得用全宇宙最马屁的词也形容不了他的好。他还是你的前辈。
 他来了。
 青年优雅地推开门,打卡,接着轻轻地走进来,装了杯水,坐到他的位置上。
 今天他穿的是米色的风衣。在你看来他的一切都是自带滤镜效果。
 他打开电脑……
 “喂,喂!”
 你的视线突然被一只手晃了晃。
 “哦……啊?!”
 “哦啊哦啊什么啊!你一校的稿呢?”
 这是你的经理,御姐型的女人。此刻正抹着烈焰红唇,疑惑地上下扫描着你。
 “马上交!”
 你慌忙操控着尊鼠。
 “下次别走神了,不然扣你奖金。”
 “……”

 还奖金呢,说来就气。
 先前刚进公司的你本还怀着大好青年的心态,一心决定好好干这份工作。于是你熬夜校稿,日复一日,辛辛苦苦干了一整年后,上头果然在年会时给你发了奖金。
 你当然欣喜若狂,然后万分期待地打开了它。

 一千五百六十一块五角零三毛……
 话说,你校的稿字数也差不多过千万了吧……
 靠。欺负老实人。不干了!!
 你恨恨地想。

 你给自己灌了一口水,然后投身到工作里去。
 他也在认真呢。还是那么帅。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呢?名字?一期一振?好听的。从他认真工作时的一丝不苟,再到他好看的笑容,其实都是你骚话来源的灵感。总之自来这公司起,你就开启了暗恋模式。
 他们说,可能这就是嫁给爱情的样子吧。

 你看着青年的视线终于离开了电脑,脸上挂着笑意,于是自己的嘴角也不禁上扬。

3.
 你们公司有个神经兮兮的男主编。整天在那宣传马克思主义和霍金思想,你一般都没和他说过话。
 只不过,他今天竟然来找了你。
 原来是因为某作家托稿弄得原本去催稿的编辑病倒了,住了一个星期院,休假三个月,所以才找了自己替补。
 “啥?”你瞪着眼睛。
 “甭担心,一期哥儿作为前辈会和你一起去。”
小哥大手轻轻一挥,又悄声说:
 “欸,你有《时间简史》吗?”
 你不假思索地回曰:
 “捡你鸡儿的屎。”
 “……我说的是一本书。”小哥憋笑。
 “……”
 “啊,抱歉。没有。”
 果然跟他说话就是坑人。罢了罢了,念在你给我带来了好消息的份上。
 
 如果说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那么编辑催稿也是咯?好比猫和老鼠。你不催我就不交,你不交,我就更要拼命催了。毕竟我可是靠这吃饭的祖宗。
 但是一期一振不同。他脸上还是挂着那个王子式微笑,仿佛一切事物都不能让他彻底崩溃。

 “早上好。”他说。
 “嗯。”你强装镇定。
 一路上,你们都没有说话。有点儿小尴尬,刚想找话题尬聊却都被自己的自尊心打倒。但是一期的步伐向来都那么优雅。
 你们面前是一栋别墅。旁边还摆着两个绣球花,看上去颇为温馨。
 你咽了口口水,准备上前敲门。
 “先别急,等等。”他说。
 你站到一旁。
 “开门。”青年拍门。
 等了几秒,无人回应。
 一期眉头皱了皱,然后拿出手机,点开广场舞大妈常播的魔性音乐,音量还是最大声的。
 刹那间,你人生第一次觉得耳朵要废了。
 “捂耳。”他说。
 夹杂着音乐的噪声,恍惚间你好像听到一阵下楼的急促声。
 啪。门被打开。
 少年捂着耳朵,一脸微笑地走出来。
 音乐暂停。
 “17,你够狠啊。”少年笑说。
 “十七?”你望向青年。
 “抱歉,但这样做会有效率一点。”青年也保持微笑。
 “请问您什么时候交稿?物吉先生?”
 “物吉贞宗?”
 我靠,那可是畅销青春言情书《幸运四叶草》的作者啊。人称情话小王子。里面的故事以清新脱俗的文字打动人心,真实又不做作,让人看了想恋爱。这本书出版的每一系列销量都排各大图书榜第一,一印不够还要二印那种。
 而且,物吉老师还真是年轻。
 社会社会。你摩挲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少年。
 “进来坐。”少年朝你笑道。
 社会人不愧是社会人。房子比你的大了不知多少倍。你兀自望了下四周,才怔怔地坐到沙发上。
 “你助理呢?”一期问。
 “龟甲他不在,说是陪太鼓钟玩去了。”物吉端来几杯茶。 
 “请您必须在这个星期内交稿,不然没有时间排版了。”
 “知道了知道了。”物吉抱歉地摸摸后脑勺,“我最近不知怎么没有灵感,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你知道,作家只有把自己的感想投入到文章中故事才会富有灵魂。”
 “对啊。”你赞同道,脑海里一瞬间闪过“★★先生”的字眼。
 青年看了你一眼,起身欲离开。
 “他的事就拜托你了,我还有稿要校,回头见。”
 “慢走不送~”物吉挥挥手。
 “小姐姐,加个好友?”
 “呃……好啊。”
 “17其实是个很认真的人呢。不过有时也太认真了。认真到那种会让人觉得呼吸困难的感觉。”
 “为什么叫他十七啊?”
 “你看数字1和7,不就是他的名字嘛。”
 “哦~”你一拍大腿。
 “呐,姐姐,下次还要来我家哦。”
 你望见他眸子里的亮光,心想不愧是少年,看他一眼都有青春的感觉。
 “嗯。”

 啪。桌子被人一拍。
 “您真是文字编辑的天才,二校的稿我随便扫一眼都有错别字。”
 经理神色严峻。
 “抱歉哈我再拿去审阅。”你接过稿子。
 看来今天又得熬夜了。

 亲爱的★★先生:

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少年。和你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他看你的眼神就像天使一样,笑起来跟你差不多,金黄的眸子,多漂亮。怪不得写出那么多青春类的书呢。
愿我们都可以找到那样的少年。
干净得像梧桐叶般的少年。

3.
 自那之后你和物吉就立刻达成了友军的共识。你和他一起在咖啡厅聊天,没事的时候就陪他走一走这个城市,陪他寻找写作的灵感。
 “小姐姐,我突然想到一段话。”物吉吸了一口奶茶。
 “说。”
 少年的手指在桌上画了一个圈圈,慢慢说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算他不经意望了你一个眼神,你也能想象一段罗曼蒂克的故事,而看到他用的手机,你也偷偷买了一个情侣款的,即使他根本就不认识你,但也独自占据了你的心。”
 “鼓掌,不愧是情话小王几。”你啪啪了几声。
 “啊,我手机响了。”他说。
 你凑过去一听。
 果然是一期的声音。
 “交稿时间快到了,您弄好了吗?”
 “嗯。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请说。”
 “以后,我的稿,都由她弄。”
 “啥?!”你望向他。
 物吉朝你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好吧。”那边的声音有些无奈。
 “那拜啦。”
 物吉挂掉电话。
 你一脸疑惑,“这样真的行吗?”
 “放心。我可是你们公司的重要成员哦。”
 阳光下,他笑得像个孩子。

 直觉告诉你今天是倒霉的一天。
 先别说裤子穿反,连牙膏都不小心当成蛋糕吃了一口。
 果然,回到公司后你发现一期一振的脸色并不太好。不晓得是发生了什么事,平时常见的笑容也消失了。
 你看着他憔悴的背影,一个不小心连咖啡都洒了。
 ……
 鬼使神差,你走到他身边。
 “你怎么了?”
 “物吉的稿交了吗?”他反问。
 “嗯。”
 “还有什么事吗?”
 “你……好像心情不好……”
 “没事的话请您不要烦我了。”落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金黄色的眼眸没有一点感情。
 是您呐。
 “……”
 正常,人有烦心事的时候都会比较烦躁。不过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在烦什么而已。
 你坐回位置上,偷瞄了他一眼,然后又投入到工作中。
 不过事实证明,你广大的心胸还是被一击就碎。
 下班的时候,恰巧碰见他和一个女同事在一起说笑。尽管他脸色依旧不好,但也勉强对她挤出一个笑容。
 为什么对自己不会呢?
 你的心情一下跌入谷底。
 明明自己那么喜欢他。想想还真傻,我喜欢你,你却一点儿都不知道,我多伤心,还“与你无关”,个屁。
 还有,为什么雨老是应景而下?
 你转过身,鼻子忍不住一阵酸意,于是加快脚步,不想让自己被他看到。
 多好。完美还原林真心转身哭泣时的场景。

 青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望向你刚刚站过的地方,原本脸上勉强的笑意也渐渐褪去。

 回到家,你的衣服几乎被淋湿了一半。然而你只是打开微博,并对着电脑发了半个小时的呆,才敲下那么一句话:

 亲爱的★★先生:

喜欢你的人呢,化作风散了吗?

也许,恋爱中的我们,都太敏感了。

4.
 作为友军一方,你把心事都告诉给了物吉。少年不愧是少年,他说要你陪他去意大利一个星期。
 起先你还奇怪,问他问什么突然要去那里,他说只是想要去那找个朋友而已。
 于是你收拾好行李,给公司请了假,就飞跃大半个地球,抵达那片欧洲的领土上。
 意大利不愧是风情万种。就算走在街上都时不时有人对你“ciao”一声。据物吉说,他们看到漂亮的妹子还会称赞几句,虽然听不懂,但收下心意就好。
 你的心情好多了。
 物吉原来是想找那个住在意大利的朋友设计他新书的封面。对于这方面,他总是一丝不苟。
 而其余时间,你们都是在游玩。
 你们去过罗马看斗兽场,又看过一栋又一栋教堂,每天黄昏时都会去酒吧喝一瓶啤酒。你还给物吉选了一个披萨模样的回形针当纪念品。
 “物吉,你真是超级好的。”
 “安慰没用,只会让人更想哭,那还不如出去散散心。”
 少年说。
 你觉得他真的是个小天使。
 “感情这事很烦的。大不了就断了。”
 “舍不得。”
 他太美好。
 “那就证明给他看,他有什么资格藐视你。”
 “好!!”
 你站在夕阳下,手握拳头,一脸坚定。少年看着你,嘴上小声说着加油。

 回来后,你故意在他面前作出一副忙碌的样子。为的就是给他看,自己多认真。一天到晚,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结果怎么样呢,你还是忍不住偷拍了人家。是他午睡时的样子。
 你沾沾自喜,把他的照片发到微博。然后自己也睡成猪。

 亲爱的★★先生:
 
请问,你到底有多少时间去爱?
「图片」

5.
 物吉出新书了。大卖。排行榜第一实至名归。
 公司为了庆祝,一下子请所有员工去著名的樱花街旅游。
 没想到那个神经兮兮的男主编竟然还要让女员工和男员工一起配对前行,说什么应景啥啥的。
 天。抽到了他。
 青年看着你惊讶的表情,竟也自觉地走到你身边。
 牵手。
 “走吧。”
 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粉红。是樱花,时不时飘落一片,遍地都是花瓣。
 你觉得有点不自在,想挣开,却发现青年的手捏得很紧。
 “抱歉,那天我失态了。
 青年没看你,继续走着。
 “没事没事。”
 “我好像没告诉你,我有很多弟弟吧。”青年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你,with a smile 。
 “啊?”
 “那天,退去了医院,说是得了急性肠胃炎。我承认我很急躁。因为我从小没有父母,因此最重要的,就是弟弟。一想到他们受伤,我就会自责。”青年眼里竟透出一丝悲伤,“没有人知道。”
 “别人以为我很完美,但其实不是的。”
 “一期……一会?”
 你下意识地说着这几个字。
 樱花瓣落到青年的头上。
 你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帮他拿掉,却不料青年一躲。
 “啊……其实我从小就有个毛病,跟异性碰触会下意识地避开。”
 一期拿过你的手,放到自己脸上。
 “起码……让我习惯一下。”

 金黄的眸子,暗藏深情,此时与樱花融为一处特别的景色。让你目不暇接。
 这应该,是比樱花更好看的情景了。

 听经理说,附近有个许愿池。象征爱情的丘比特雕像站在中间,手里拿着弓箭,旁边还有一群小鸟。
 据说把硬币投进丘比特前面的篮子里就会获得爱情。
 你拿出一枚硬币,呆了几秒,默念三遍自己和一期的名字,然后全力一投,心想,你们要好好的。
 这是我们最好的愿望了。很多事情,不知道也罢。

 亲爱的★★先生:

你的眼睛是最好的风景。喉结也是,每一次和你对视,我都会观察到它。或许是因为身高的原因吧,哈哈。
对了,樱花很美。

 早上的时候,你接到了物吉的短信。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以最快速度赶去机场。
 他要环球旅行了。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
 “小姐姐!”少年身背黄色大背包,拉着一个硕大的银色行李箱,朝你挥手。
 “物吉……呼……你……”你喘不过气。
 “小姐姐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寻找更多的灵感而已。”
 少年忽然凑到你耳边,轻轻吹气。
 “看了你那么多条句子,才发现原来你也是情话小公主诶。不过,我挺喜欢的,包括你。”
 “??!”
 “送给你,我最喜欢的礼物哦。别人都说我的名字意思是幸运,索性就连我一起打包给你了。四叶草是我哦。”
 半圆的玻璃罐里装着一棵四叶草,有他亲手写的卡片,旁边还有一只小熊。
 “再见啦!”
 少年的身影远去,背包上还别着你送给他的披萨回形针。
 你仔细一看,卡上是他的清秀字迹:

幸运是你给的,四叶草会陪你一起。
但愿要记得我。

 物吉不愧是物吉。你心中的小天使。

 亲爱的四叶草先生:

祝你一路顺风。

6.
 你写了封辞职信,准备想休息一段时间。一切落地成河,情不要也罢。
 可是一期一振不乐意。
 青年看见你的信,眉头一皱,拉着你的手向外面走去。
 啪。你被壁咚。
 “不要。”
 “啥??”
 “别走。”
 “啥?”
 “你走了,我弟弟就没有嫂子了。”他说。
 你瞄见青年的喉结上下滚动。
 接着便是热烈的吻。吻的人像是想占有你的样子,唇舌撬开,缠绵在一起。

 “我……喜欢你。”
 良久,他说。
 等了这句话好久,我亲爱的★★先生啊。
 然后你侧过脸,哭成狗。
 
 其实在你偷拍完他照片发了微博后,自己就沉沉睡去。刚好青年看见你的睡姿,脸上荡漾着笑意。他走到你身边,把你的外套轻轻披在你身上。却一抬头,看见了你未关的微博。即使照片上的人脸被p上去的一朵花挡住了,一期也认得出这是午睡时的自己。
 真调皮……
 再往下看,他还发现原来你写的每个句子里,都有他的影子。
 当时青年的心,某个地方突然就被触动了一下。
 世界就有那么多巧合。就看你们缘分合不合了。

 还有那天看着你往许愿池投硬币的身影,一期一振罕见地愣了愣。
 见你走了以后,他也掏出一枚硬币,心里想着你的名字,然后朝许愿池投去。
 没进。
 他不信邪,赌气似的拿了一大堆,一个一个地投,直到投中为止。
 青年看着篮子里的硬币,心想这样也值了。
 他是喜欢她的。所以得努力了。
 
 早上8:10分。你走过街角,远远望见青年的笑脸。
 你一鼓作气地扑上去,青年也稳稳地接住你。
 “早上好。弟弟的,”他在你耳畔轻轻说:“嫂子。”
 “前辈,请多多指教啊。”你笑说。
 他依然坐在你位置的对角。时不时也和你一起去催稿。
 这样的日子,有了他,很快会适应吧。
 某次你学着物吉对他的称号,也叫了他一声十七,然后被他吻到腿软……
 
 亲爱的★★先生:

人的一生是否总是一期一会?
就像你的名字那样。
十七,我喜欢你啊。

 我们嘴上都说再见,却也是一转身就没了踪影。好在,林真心最终也找回了徐太宇。
 所以如果还会再见的话,请你一定要抱紧我,并大声说出那句:我喜欢你。
 因为,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啊。


最后臭不要脸的发个仓粮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