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七夕贺文:恋与F4

是古风!我又迟到了啊啊!!

↓↓↓


白起

1.
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一个迷路的女孩,不知怎的,走到了一起。
女孩问,你带着剑干嘛?
少年回答,保命。咳,还有,行侠仗义。
女孩踮起脚,手拍拍他的肩,笑说,那你要保护我呀。
少年说,行。
于是他们在一颗银杏树下,互相勾住了对方的小指。
女孩天性活泼,戴着淡紫色的面纱,整天就知道围着少年转圈,一边笑一边和他说京城发生的故事。
少年不说话,却也任由她说,其实只想听听她的声音而已,哪怕是一句也好。
但她和他终究不是一路人。直至女孩被人接走的那一刻,少年才发现,他似乎已经认定她了。想听她说话,想看她在银杏树下转圈圈,想带她游历四方。然而从来内心桀骜不驯的少年,只是看着远方逐渐消失的马车,小声地说了一句:
等我。

2.
整个京城无人不知那白少侠的故事。
说他身手了得,来去无影,三两下就把贼人给逮住了。还说他总是戴着半个面具,因此没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
姑娘们传他面容俊秀,玉树临风;男人们则怀疑他戴着面具是因为要遮着脸上的疤痕。
对此,坐在旁边喝茶的白少侠不免咳嗽了一声。
正值七夕来临,京城又办起了一年一度的灯火会。到了晚上,自然是人山人海。姑娘们精心打扮,只为与自己的情郎约会。
而屋檐上的白起只是盯着这一片人海发呆。他突然很想念小时候的她。
甚至长到时间将她的面容模糊了起来。如果说……
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间的面具。
“……糟了。”
那是他母亲去世前留给他的半块银杏面具,从小时候带到现在,从来没有弄丢过,现在却……

人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屋檐上有个快速闪过的人影。

在哪儿,在哪儿?
他没放过任何一个人,从城东到城西,他飞过大半个京城。

那是个姑娘。戴着淡紫色面纱,拿着他的面具,好像在四处寻找它的主人。
一瞬间的心跳加速使得白起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有用行动来缓解。
他把她拦腰抱起,一跃上屋檐。
而那个姑娘却没有反抗,只是任由他抱,她觉得男人身上的气息很像小时候的某个人,很熟悉,但又有一丝清冽?
一时间姑娘说不出话来。
白起抱着她到一座无人的亭子,刚好在那可以一览京城的辉煌灯火。
是她吗,是她吗?
白起从未有过如此这般地渴望肯定。
他把她拥到怀里,脸上的面纱被他小心翼翼地掀开。
女孩的脸一下子和她重合了,只不过现在的她面容长得更开,也更清秀。
白起不禁滚动喉结。
四目对视,却不觉尴尬。似乎也有很多话问,但好像也没什么解释的。
女孩心里也有种与众不同的坚定。她轻轻地把面具戴在他的脸上,笑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一个浪迹天涯的侠客,一个等了侠客多年的姑娘,不知怎的,在七夕这天走到了一起。
女孩看见他锁骨上的疤痕,不知是哪来的勇气,饶是心疼,于是便轻轻地在上面落下一吻。
白起的心莫名被触动了一下。
于是他紧抓她的手,狠狠地抱住她。对她说出小时候未曾完成的誓言。
“剑影斩山河万千,我只愿护你,一世周全。”

3.
“白起!”姑娘环着他的腰。
“嗯?我在。”男人手抓缰绳,放慢了马的速度。
“你说,人不都有转世嘛,如果还有下一世,你还会找到我吗。”
白起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
“但我有足够的信心去找。缘分不让我们遇见,那就更要去创造缘分。”
三生树下与君逢,与君逢后又三生。
“抱紧我。”他说。

那时的姑娘才发现,他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孤傲,桀骜。幸好,她心中的少年郎,一直都没离开过。


许墨

1.
京城有一位学士,名唤许墨。玄衣白褂,俊郎清秀。走到哪都有姑娘主动和他搭讪,然而这人看上去虽一副和蔼的样子,却一次都没拒绝过。
“这样的男人好是好,但未免太过招花野草了吧?”你疑惑地看着友人悦悦。
“……你都二十有二了还嫌弃个啥……”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你决定出门散一下心。
走过青石巷,路过一个学堂,竟听见一阵朗朗的念书声。念什么呢,弟子规。
你推了一下门,见没锁,便挪步进去。
教书的是位年轻的先生,玄衣白褂,面容俊秀。一改你之前所有对先生的印象:年过花甲,鬓角发白,胡须长长。
那位先生好像也察觉到了你的存在,于是向孩子们示意了一下,便朝你走来。
你刚想走就被他的声音打断, “敢问姑娘何事而来?”
那先生的模样着实令人着迷。
“我……就想听听孩子们的念书声而已……”你心虚地回答。
你心想完了。
然而你只听见他轻笑了声,好像根本没在意的样子,“不介意的话,稍等我片刻,好吗?”
你点点头。然后在学堂瞎转。

孩子们陆陆续续地出来了。应该是散学了吧?你看向那位先生。
“敢问姑娘芳名?”
“悠然。”
“幸会,在下许墨。”他笑得好看。
许墨?!那个赫赫有名的大学士?!你突然想起。
“不敢当,不敢当啊许生。”你连忙行礼。
“不必行如此大礼,在下只是一介学士,”许墨走近一步,“有兴趣的话,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交流。”
“不……不用了。”
“调皮。”他轻轻刮了一下你的鼻子,俯身在你耳旁吹气:“随便进学堂,可是要受惩罚的。”
“……”
最后还是他目送着耳根通红的你离开。
“厉害啊许生。”你拍拍脸蛋,这么对自己说。

2.
七夕将近,许墨送了你一个唇脂,名唤“醉玉”。先前去学堂还看见他拿着个蓝色的小东西站在窗前笑,没想到原来这是给自己的。
你不禁望了他一眼。
“怎么了,不试一下吗?”他倒是一脸期待地看着你。
“我想看。”
不等你反应过来,他已经打开唇脂,轻轻在上面点了一下,又帮你涂上。
点绛唇吗?
近在咫尺的距离使得你的呼吸不禁加快。但似乎你也听见了他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果然,很好看呢。”
你的心情忽然就变得很愉快,走去照了照铜镜,转过头,然后对他露出最好看的微笑。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那一刻的许墨脑海里只有这两句话。
许大学士罕见地愣了一下。随及牵住你的手,柔声说:“走吧,我想感受下别人羡慕我的感觉。”
好像在他牵手的同时,你就知道了他的心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说。
“许大学士,你要许什么愿望呀?”你摆弄着花灯,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入河中。从万片灯火,流过小桥,看它带着爱人们美好的愿望远去。
“我吗?”许墨指指自己,他挽过你的手,落下一吻,“我想要的,自始至终,只不过是你的心罢了。”

于是那天你终于不再讨厌七夕。

3.
许墨送了你一盆白玉兰和一个香包。香包里有一行字:

长相思时长相忆,长相忆人长相思。

他其实一直在等。等着他的小姑娘。就像《牡丹亭》里柳梦梅等杜丽娘,情往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越来越深了。

“那,你可要负责。”七夕那天,他扯着你的袖口说。


李泽言

1.
你站在一家食肆前,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毕竟这可不是一家普通的食肆,而且难得开门一次。
正当你盯着门槛发呆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你的视线。你条件反射地抬头,却只见那人衣着华贵,周身有股可怕的气场。
“你在干什么?”低沉的男声响起。
糟糕……
你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中间还不忘踉跄一下。
“……莫名奇妙。”那人淡淡道。

问遍全京城的人,也不知道城北的那家食肆在搞什么名堂。明明是吃饭的,但却一个人都没招待过。
所以说店家是哪位人才啊……
你突然想到那次在门口遇到的男人。
呃……
你还是放弃想这个吧。

2.
“大伙儿注意了啊!我家王爷广招懂医术之人,事成之后必有报酬!”
“吵什么吵啊大清早的!”
魏谦莫名被人飞了个破草鞋。
“……”
“噗。”
刚好出门的你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位姑娘莫要笑呀,你是有所不知。”魏谦朝你走近了几步,你心想不妙。
“在下是梁王的侍从魏谦。王爷有个交往甚好的老朋友,最近不知怎的身体欠佳,找宫里的大夫也治不好,我这不急嘛,也就大清早的出来找人。”
“姑娘如果你懂医术的话可否帮王爷一手?”
再怎么说,那都是一条人命。
“巧了,小女子确实略懂一二,不妨试试?”你笑道。
魏谦眼里几乎充满了希望的亮光。

梁王。皇族嫡亲。不愧是与太子肩并肩的人。房子贼大。你一度怀疑等会出来时会不会迷路。
“王爷,人到了。”
“进。”那个声音说。
你跨过门槛,进去的一瞬间感觉要尬死了。
那天门口的男人,原来是梁王啊!!

“愣着干什么?”
“哦!”你赶紧为那位老先生把脉。
“……中风。”
“宫里的人又说是伤寒?”魏谦不解。
“伤什么寒呐,这病大多数只有青年儿童才会得。中风会四肢麻木,而伤寒则是伤肠道。”你转过头去看梁王,“找不到真正的病源,难怪会治不好。”
梁王的眉头皱了一下。
“能治好吗?”
“可以用我的配方试试。”
“魏谦,吩咐人清理出一个房间,让她住下。直至蔡老先生治好为止。”

你不明白梁王为什么深深地看了你一眼。

3.
蔡老先生的病逐渐好转。你终于松了口气。
肚子又饿了……这硕大的梁王府能有什么东西吃啊……

还是……不知不觉挪到了厨房呢。但为什么这个时候灯居然还亮着?!你觉得有点诡异。
那个高大的影子若隐若现。
竟然是梁王。
“你!”
“笨蛋。小点声。”
“王爷……?!”你忍不住了。
“白痴,唤我泽言即可。听着你叫王爷就很别扭。”
“你又凶我!”
“那谁允许你用这个语气跟王爷说话了?”那人嘴角竟有笑意。不过手上的功夫倒是没停下。
好吧,无耻不过人家。
“你在弄糕点?”
“不然呢?”
“厉害啊,王爷竟然会弄糕点!”你想了一下,问道:“咳,城北那家食肆真是你开的?”
“是我。又怎样?”
“那我尝一个先!”你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往嘴里塞,结果入口即化,味蕾爆炸。
“呜呜呜!”你留下激动的泪水。
“……浮夸。”男人轻笑了一声。

那个样子,真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可是这么多年,他等的,就是这个表情。那么傻,但有什么办法,谁叫他喜欢。
看来她真的不记得他了。
小时候一口一个泽言泽言,现在,还真是不习惯。

“你怎么又皱眉了?”你鼓着腮帮子。
“……傻子。”他伸手帮你抹了一下嘴角残留的糕点渣。
罢了。不记得就不记得了。李泽言不会帮她回忆小时候的事,没有必要,毕竟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守护。
“七夕灯会要不要去?”
“嗯?和你吗?”
“……你还想和谁去?”
“看来非泽言兄不可了。”你装作严肃状。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一笔一画地把这行字写在一张纸上,纸带着红细条,你递给李泽言让他帮你绑在树枝。
“你写了啥?”
“跟你差不多。”他把自己的也挂上去。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啥?”
“笨,听不懂就算了。”
只要牵着你的手,这就足够了。
“过来点。”他把你拥入怀中,你的身高刚刚好到他脖子的地方,于是你忍不住,往喉咙稍凸起的地方吻了上去。
“你……!”男人低喘了一下。

“……你已经失去后悔的机会了。”他在你耳旁柔声说。


几日之后,全京城都在传那梁王即将成亲的喜讯。



周棋洛

1.
异邦皇子最近来京探访,带了足足十多个臣使团,每个团又带着各种各样的贡礼。因此这期间你就算总是看到身穿异国服装的人也不会奇怪了。

然而你一出门就看到了一张寻人启事。
一张……极丑无比的寻人启事。放谁也找不出来好吧!!!
“……好丑。”你小声道。
“这找的不是那位异邦皇子吗?是有点丑。”说话的是位金发蓝眸的青年。那青年样貌俊朗,正托着下巴一副嫌弃地看着这张画。
“嗯……”你看看画,又看看他。
“你怎么看出来这是异邦皇子的?”
“……”青年哑口无言,心想就这么容易暴露吗……
“好啦好啦,这位小姑娘,你过来点,好说话哈。”他伸手把你拉过来悄声道:“别告诉别人,好吗?”
“唤我周棋洛吧。”他递给你一根漂亮的孔雀毛。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呢,有看到过画上这人吗?”
是寻找皇子的官兵。
“……你们自己看出来再说吧。”周棋洛小声嘀咕。
“说什么呢,我看你鬼鬼祟祟的很可疑啊!指不定就是你小子呢,穿的身上还有孔雀毛,一看就不是京城的人。”官兵上下扫描了周棋洛一身。
“怎么会呢,呵呵,”青年爽朗地笑了两声,一把搂住你的腰,“我是她夫君,最近不是异邦那皇子拜访嘛,我就趁热跟风,跟风罢了。”
“对吧,娘子。亲一个~”
“快……求你了!”你从他眼里读出了求生的欲望。
“亲……一下哦。”你有点犹豫。
但还是朝他的脸颊啾了一口。
“呀啊,快到七夕了真是烦躁,散了吧散了吧!”官兵忍不住了。

“话说你怎么跑出来的?”你转过头去看他, “周棋洛?嗯?”
金发青年的耳根红了一片,只见他呆呆地望着前方,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
“那个……能再亲一下吗?”片刻后,他说。
“休想。”你撅起嘴。

2.
番邦皇子,周棋洛,向来给人以阳光的形象。偏偏他又长了一张讨喜的脸,因此初次出现在宫里时,就深得公主们的喜爱。对此,周棋洛的父皇没少为儿子挡过几门婚事。
此次前来,饶是又得待在宫里被人围着,肯定会颇感无聊,于是这位皇子决定,留下一张纸条便悄然来到皇宫外面。
“……你怎么这么任性?”
“别误会啊姑娘,你天天被一群姑娘围着不无聊啊,而且我大老远而来,可不是为了这个的!”他连忙解释。
“那是为了什么?”
“吃遍全京城美食!”他湛蓝的眼眸闪着亮光。
“为了报答你帮我,我请你吃个糖画吧!”说着青年拉着你走到一家糖铺。

“正好七夕来临,我给你们小两口画对喜鹊吧!”店家笑说。
“你误会了,我们不……”
“谢谢您啦!”
你刚想解释,却被他抢先说道。

“七夕那天,我们一起去看灯火吧。”他笑着撩了一下你的长发。

3.
你特地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衣服。
于是大皇子的反应是这样的:
“哇~仙女下凡啊!”他想了想,又说:“不过是我一个人的仙女哦。”
“走吧。”他带着你上楼台屋顶。从那里看下去,尽收人间美景。
“瞧,同心玉。”
“这……不是七夕游园会的奖品吗?”
“嗯。我赢了。”他一脸等夸奖的样子。
“而游戏规则就是,得到这个的人,可以让另外一个人实现他的愿望。”
“所以……你能当我的娘子吗?”
“我们一起吃遍天下美食,一起遨游四海,一起度过每一天。”他牵起你的手,“这……又算一见钟情么?”
你觉得那双眼睛是真的好看。灯火倒映,使得他的瞳孔被罩成金色。
你很小声很小声地嗯了一声。
“那么该轮到我亲了吧?”
那一刹那的烟火,正好变成你们接吻时的最美背景。
“我要把仙女小姑娘带回家~”他抱着你笑道。

其实周皇子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的。他父皇也没想到,儿子竟然带了个中原小媳妇回家。
于是老人家终于欣慰地松了口气。这三两天搞定娘子的儿子,可真像年轻时候的自己。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