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rie 琳

Hello

七夕贺文:恋与F4

是古风!我又迟到了啊啊!!

↓↓↓


白起

1.
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一个迷路的女孩,不知怎的,走到了一起。
女孩问,你带着剑干嘛?
少年回答,保命。咳,还有,行侠仗义。
女孩踮起脚,手拍拍他的肩,笑说,那你要保护我呀。
少年说,行。
于是他们在一颗银杏树下,互相勾住了对方的小指。
女孩天性活泼,戴着淡紫色的面纱,整天就知道围着少年转圈,一边笑一边和他说京城发生的故事。
少年不说话,却也任由她说,其实只想听听她的声音而已,哪怕是一句也好。
但她和他终究不是一路人。直至女孩被人接走的那一刻,少年才发现,他似乎已经认定她了。想听她说话,想看她在银杏树下转圈圈,想带她游历四方。然而从来内心桀骜不驯的少年,只是看着远方逐渐消失的马车,小声地说了一句:
等我。

2.
整个京城无人不知那白少侠的故事。
说他身手了得,来去无影,三两下就把贼人给逮住了。还说他总是戴着半个面具,因此没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
姑娘们传他面容俊秀,玉树临风;男人们则怀疑他戴着面具是因为要遮着脸上的疤痕。
对此,坐在旁边喝茶的白少侠不免咳嗽了一声。
正值七夕来临,京城又办起了一年一度的灯火会。到了晚上,自然是人山人海。姑娘们精心打扮,只为与自己的情郎约会。
而屋檐上的白起只是盯着这一片人海发呆。他突然很想念小时候的她。
甚至长到时间将她的面容模糊了起来。如果说……
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间的面具。
“……糟了。”
那是他母亲去世前留给他的半块银杏面具,从小时候带到现在,从来没有弄丢过,现在却……

人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屋檐上有个快速闪过的人影。

在哪儿,在哪儿?
他没放过任何一个人,从城东到城西,他飞过大半个京城。

那是个姑娘。戴着淡紫色面纱,拿着他的面具,好像在四处寻找它的主人。
一瞬间的心跳加速使得白起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有用行动来缓解。
他把她拦腰抱起,一跃上屋檐。
而那个姑娘却没有反抗,只是任由他抱,她觉得男人身上的气息很像小时候的某个人,很熟悉,但又有一丝清冽?
一时间姑娘说不出话来。
白起抱着她到一座无人的亭子,刚好在那可以一览京城的辉煌灯火。
是她吗,是她吗?
白起从未有过如此这般地渴望肯定。
他把她拥到怀里,脸上的面纱被他小心翼翼地掀开。
女孩的脸一下子和她重合了,只不过现在的她面容长得更开,也更清秀。
白起不禁滚动喉结。
四目对视,却不觉尴尬。似乎也有很多话问,但好像也没什么解释的。
女孩心里也有种与众不同的坚定。她轻轻地把面具戴在他的脸上,笑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一个浪迹天涯的侠客,一个等了侠客多年的姑娘,不知怎的,在七夕这天走到了一起。
女孩看见他锁骨上的疤痕,不知是哪来的勇气,饶是心疼,于是便轻轻地在上面落下一吻。
白起的心莫名被触动了一下。
于是他紧抓她的手,狠狠地抱住她。对她说出小时候未曾完成的誓言。
“剑影斩山河万千,我只愿护你,一世周全。”

3.
“白起!”姑娘环着他的腰。
“嗯?我在。”男人手抓缰绳,放慢了马的速度。
“你说,人不都有转世嘛,如果还有下一世,你还会找到我吗。”
白起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
“但我有足够的信心去找。缘分不让我们遇见,那就更要去创造缘分。”
三生树下与君逢,与君逢后又三生。
“抱紧我。”他说。

那时的姑娘才发现,他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孤傲,桀骜。幸好,她心中的少年郎,一直都没离开过。


许墨

1.
京城有一位学士,名唤许墨。玄衣白褂,俊郎清秀。走到哪都有姑娘主动和他搭讪,然而这人看上去虽一副和蔼的样子,却一次都没拒绝过。
“这样的男人好是好,但未免太过招花野草了吧?”你疑惑地看着友人悦悦。
“……你都二十有二了还嫌弃个啥……”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你决定出门散一下心。
走过青石巷,路过一个学堂,竟听见一阵朗朗的念书声。念什么呢,弟子规。
你推了一下门,见没锁,便挪步进去。
教书的是位年轻的先生,玄衣白褂,面容俊秀。一改你之前所有对先生的印象:年过花甲,鬓角发白,胡须长长。
那位先生好像也察觉到了你的存在,于是向孩子们示意了一下,便朝你走来。
你刚想走就被他的声音打断, “敢问姑娘何事而来?”
那先生的模样着实令人着迷。
“我……就想听听孩子们的念书声而已……”你心虚地回答。
你心想完了。
然而你只听见他轻笑了声,好像根本没在意的样子,“不介意的话,稍等我片刻,好吗?”
你点点头。然后在学堂瞎转。

孩子们陆陆续续地出来了。应该是散学了吧?你看向那位先生。
“敢问姑娘芳名?”
“悠然。”
“幸会,在下许墨。”他笑得好看。
许墨?!那个赫赫有名的大学士?!你突然想起。
“不敢当,不敢当啊许生。”你连忙行礼。
“不必行如此大礼,在下只是一介学士,”许墨走近一步,“有兴趣的话,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交流。”
“不……不用了。”
“调皮。”他轻轻刮了一下你的鼻子,俯身在你耳旁吹气:“随便进学堂,可是要受惩罚的。”
“……”
最后还是他目送着耳根通红的你离开。
“厉害啊许生。”你拍拍脸蛋,这么对自己说。

2.
七夕将近,许墨送了你一个唇脂,名唤“醉玉”。先前去学堂还看见他拿着个蓝色的小东西站在窗前笑,没想到原来这是给自己的。
你不禁望了他一眼。
“怎么了,不试一下吗?”他倒是一脸期待地看着你。
“我想看。”
不等你反应过来,他已经打开唇脂,轻轻在上面点了一下,又帮你涂上。
点绛唇吗?
近在咫尺的距离使得你的呼吸不禁加快。但似乎你也听见了他逐渐加快的心跳声。
“果然,很好看呢。”
你的心情忽然就变得很愉快,走去照了照铜镜,转过头,然后对他露出最好看的微笑。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那一刻的许墨脑海里只有这两句话。
许大学士罕见地愣了一下。随及牵住你的手,柔声说:“走吧,我想感受下别人羡慕我的感觉。”
好像在他牵手的同时,你就知道了他的心思。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说。
“许大学士,你要许什么愿望呀?”你摆弄着花灯,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入河中。从万片灯火,流过小桥,看它带着爱人们美好的愿望远去。
“我吗?”许墨指指自己,他挽过你的手,落下一吻,“我想要的,自始至终,只不过是你的心罢了。”

于是那天你终于不再讨厌七夕。

3.
许墨送了你一盆白玉兰和一个香包。香包里有一行字:

长相思时长相忆,长相忆人长相思。

他其实一直在等。等着他的小姑娘。就像《牡丹亭》里柳梦梅等杜丽娘,情往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越来越深了。

“那,你可要负责。”七夕那天,他扯着你的袖口说。


李泽言

1.
你站在一家食肆前,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毕竟这可不是一家普通的食肆,而且难得开门一次。
正当你盯着门槛发呆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你的视线。你条件反射地抬头,却只见那人衣着华贵,周身有股可怕的气场。
“你在干什么?”低沉的男声响起。
糟糕……
你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中间还不忘踉跄一下。
“……莫名奇妙。”那人淡淡道。

问遍全京城的人,也不知道城北的那家食肆在搞什么名堂。明明是吃饭的,但却一个人都没招待过。
所以说店家是哪位人才啊……
你突然想到那次在门口遇到的男人。
呃……
你还是放弃想这个吧。

2.
“大伙儿注意了啊!我家王爷广招懂医术之人,事成之后必有报酬!”
“吵什么吵啊大清早的!”
魏谦莫名被人飞了个破草鞋。
“……”
“噗。”
刚好出门的你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位姑娘莫要笑呀,你是有所不知。”魏谦朝你走近了几步,你心想不妙。
“在下是梁王的侍从魏谦。王爷有个交往甚好的老朋友,最近不知怎的身体欠佳,找宫里的大夫也治不好,我这不急嘛,也就大清早的出来找人。”
“姑娘如果你懂医术的话可否帮王爷一手?”
再怎么说,那都是一条人命。
“巧了,小女子确实略懂一二,不妨试试?”你笑道。
魏谦眼里几乎充满了希望的亮光。

梁王。皇族嫡亲。不愧是与太子肩并肩的人。房子贼大。你一度怀疑等会出来时会不会迷路。
“王爷,人到了。”
“进。”那个声音说。
你跨过门槛,进去的一瞬间感觉要尬死了。
那天门口的男人,原来是梁王啊!!

“愣着干什么?”
“哦!”你赶紧为那位老先生把脉。
“……中风。”
“宫里的人又说是伤寒?”魏谦不解。
“伤什么寒呐,这病大多数只有青年儿童才会得。中风会四肢麻木,而伤寒则是伤肠道。”你转过头去看梁王,“找不到真正的病源,难怪会治不好。”
梁王的眉头皱了一下。
“能治好吗?”
“可以用我的配方试试。”
“魏谦,吩咐人清理出一个房间,让她住下。直至蔡老先生治好为止。”

你不明白梁王为什么深深地看了你一眼。

3.
蔡老先生的病逐渐好转。你终于松了口气。
肚子又饿了……这硕大的梁王府能有什么东西吃啊……

还是……不知不觉挪到了厨房呢。但为什么这个时候灯居然还亮着?!你觉得有点诡异。
那个高大的影子若隐若现。
竟然是梁王。
“你!”
“笨蛋。小点声。”
“王爷……?!”你忍不住了。
“白痴,唤我泽言即可。听着你叫王爷就很别扭。”
“你又凶我!”
“那谁允许你用这个语气跟王爷说话了?”那人嘴角竟有笑意。不过手上的功夫倒是没停下。
好吧,无耻不过人家。
“你在弄糕点?”
“不然呢?”
“厉害啊,王爷竟然会弄糕点!”你想了一下,问道:“咳,城北那家食肆真是你开的?”
“是我。又怎样?”
“那我尝一个先!”你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往嘴里塞,结果入口即化,味蕾爆炸。
“呜呜呜!”你留下激动的泪水。
“……浮夸。”男人轻笑了一声。

那个样子,真是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可是这么多年,他等的,就是这个表情。那么傻,但有什么办法,谁叫他喜欢。
看来她真的不记得他了。
小时候一口一个泽言泽言,现在,还真是不习惯。

“你怎么又皱眉了?”你鼓着腮帮子。
“……傻子。”他伸手帮你抹了一下嘴角残留的糕点渣。
罢了。不记得就不记得了。李泽言不会帮她回忆小时候的事,没有必要,毕竟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守护。
“七夕灯会要不要去?”
“嗯?和你吗?”
“……你还想和谁去?”
“看来非泽言兄不可了。”你装作严肃状。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一笔一画地把这行字写在一张纸上,纸带着红细条,你递给李泽言让他帮你绑在树枝。
“你写了啥?”
“跟你差不多。”他把自己的也挂上去。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啥?”
“笨,听不懂就算了。”
只要牵着你的手,这就足够了。
“过来点。”他把你拥入怀中,你的身高刚刚好到他脖子的地方,于是你忍不住,往喉咙稍凸起的地方吻了上去。
“你……!”男人低喘了一下。

“……你已经失去后悔的机会了。”他在你耳旁柔声说。


几日之后,全京城都在传那梁王即将成亲的喜讯。



周棋洛

1.
异邦皇子最近来京探访,带了足足十多个臣使团,每个团又带着各种各样的贡礼。因此这期间你就算总是看到身穿异国服装的人也不会奇怪了。

然而你一出门就看到了一张寻人启事。
一张……极丑无比的寻人启事。放谁也找不出来好吧!!!
“……好丑。”你小声道。
“这找的不是那位异邦皇子吗?是有点丑。”说话的是位金发蓝眸的青年。那青年样貌俊朗,正托着下巴一副嫌弃地看着这张画。
“嗯……”你看看画,又看看他。
“你怎么看出来这是异邦皇子的?”
“……”青年哑口无言,心想就这么容易暴露吗……
“好啦好啦,这位小姑娘,你过来点,好说话哈。”他伸手把你拉过来悄声道:“别告诉别人,好吗?”
“唤我周棋洛吧。”他递给你一根漂亮的孔雀毛。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呢,有看到过画上这人吗?”
是寻找皇子的官兵。
“……你们自己看出来再说吧。”周棋洛小声嘀咕。
“说什么呢,我看你鬼鬼祟祟的很可疑啊!指不定就是你小子呢,穿的身上还有孔雀毛,一看就不是京城的人。”官兵上下扫描了周棋洛一身。
“怎么会呢,呵呵,”青年爽朗地笑了两声,一把搂住你的腰,“我是她夫君,最近不是异邦那皇子拜访嘛,我就趁热跟风,跟风罢了。”
“对吧,娘子。亲一个~”
“快……求你了!”你从他眼里读出了求生的欲望。
“亲……一下哦。”你有点犹豫。
但还是朝他的脸颊啾了一口。
“呀啊,快到七夕了真是烦躁,散了吧散了吧!”官兵忍不住了。

“话说你怎么跑出来的?”你转过头去看他, “周棋洛?嗯?”
金发青年的耳根红了一片,只见他呆呆地望着前方,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
“那个……能再亲一下吗?”片刻后,他说。
“休想。”你撅起嘴。

2.
番邦皇子,周棋洛,向来给人以阳光的形象。偏偏他又长了一张讨喜的脸,因此初次出现在宫里时,就深得公主们的喜爱。对此,周棋洛的父皇没少为儿子挡过几门婚事。
此次前来,饶是又得待在宫里被人围着,肯定会颇感无聊,于是这位皇子决定,留下一张纸条便悄然来到皇宫外面。
“……你怎么这么任性?”
“别误会啊姑娘,你天天被一群姑娘围着不无聊啊,而且我大老远而来,可不是为了这个的!”他连忙解释。
“那是为了什么?”
“吃遍全京城美食!”他湛蓝的眼眸闪着亮光。
“为了报答你帮我,我请你吃个糖画吧!”说着青年拉着你走到一家糖铺。

“正好七夕来临,我给你们小两口画对喜鹊吧!”店家笑说。
“你误会了,我们不……”
“谢谢您啦!”
你刚想解释,却被他抢先说道。

“七夕那天,我们一起去看灯火吧。”他笑着撩了一下你的长发。

3.
你特地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衣服。
于是大皇子的反应是这样的:
“哇~仙女下凡啊!”他想了想,又说:“不过是我一个人的仙女哦。”
“走吧。”他带着你上楼台屋顶。从那里看下去,尽收人间美景。
“瞧,同心玉。”
“这……不是七夕游园会的奖品吗?”
“嗯。我赢了。”他一脸等夸奖的样子。
“而游戏规则就是,得到这个的人,可以让另外一个人实现他的愿望。”
“所以……你能当我的娘子吗?”
“我们一起吃遍天下美食,一起遨游四海,一起度过每一天。”他牵起你的手,“这……又算一见钟情么?”
你觉得那双眼睛是真的好看。灯火倒映,使得他的瞳孔被罩成金色。
你很小声很小声地嗯了一声。
“那么该轮到我亲了吧?”
那一刹那的烟火,正好变成你们接吻时的最美背景。
“我要把仙女小姑娘带回家~”他抱着你笑道。

其实周皇子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的。他父皇也没想到,儿子竟然带了个中原小媳妇回家。
于是老人家终于欣慰地松了口气。这三两天搞定娘子的儿子,可真像年轻时候的自己。





许墨的眼睛不能看见色彩,那如果他在一个没有灯光,全部黑暗的环境会怎么样呢?也许自带他夜视功能?还是夜盲?
想起来这个脑洞还真是如此厚颜无耻……

许墨×你:怪物与少女

喜欢许叫兽的戳这!!!依旧魔幻paro!!
巨毒预警!!!注意!

↓↓↓



1.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天气明媚,阳光正好。
你打开小木窗,整间卧室瞬间沐浴在金黄色的阳光下。
你是一间卖花店的少女。每天最重要的事不是浇花,而是上山采集花儿的种子。有时运气好可能会采到蓝妖蝶,一种很像蝴蝶却有着碧蓝颜色的花,不过非常稀有。
“臭波波别闹。”你啧了一声,拨开趁你在收拾东西来捣乱的狼狗。
它叫波波,你某天收养的流浪狗,一只黑背。
你今天心情甚好。刚出门便和隔壁卖面包的西洛夫妇打了个招呼,吃着一块免费的吐司又和前面聚在一起的妇女们寒暄了一下,接着便很好的惹哭了一个小婴儿……
诶呀,管他呢。你赶忙加快了脚步。
从这里到山上挺远的。你必须要搭上刚好顺路上山的运粮马车才不会走得那么辛苦。
“哟,小姑娘,又上山采花种子啊?”车夫老头问。
“可不嘛。不然我这儿又没有花儿卖了,那还开啥花店啊。”你打趣着。
“那你可得最好小心点,听说最近山上有只怪兽,连前几天那个巡山人都失踪了。”说着老头叹了口气,“估计是死了吧。”
“!!!”你心头一紧。
“……那怪兽长啥样子啊?”你忐忑地问道。
“鬼知道咯。”
“……”
完蛋。你突然觉得今天可不是美好的一天了,从你知道这山上有怪兽起。
“骑士团没有派人来搜查吗?”
“估计他们也不敢吧,所以才以巡山人掉下山死亡的借口开脱。”
……什么怂逼玩意儿。
你悻悻地下了车,然而你平时大大咧咧的脚步今天却走得很小步。
前方一片昏暗,两旁的树木恰好挡住了阳光。你今天才发现这森林原来如此阴森。
你不禁咽下一口唾沫,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你的手掌心开始出冷汗了。而你此时的听觉也变得很灵敏。无论是听到风吹草动或者是动物啼叫的声音你都会马上进入一种警觉模式。
“好黑啊……这里会有人吗……对了,我就是一个人啊……”
你已经开始自言自语安慰自己了。
“嗖——!”
什么情况?!
一双眼睛。深邃的眼睛。在盯着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失声惊叫。
“啥子意思嘛躲着藏着有本事你出来啊!”你对着周围的空气呐喊道。
“哦。”
那个声音不是你发出的。
“啊啊啊啊啊啊你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完了完了,可能要丧命在此了……我他妈竟然还想在这采种子?!你内心瞬间凌乱。
一个瘦小的身影向你走来。
你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有那么一瞬间你的直觉告诉你他很危险。

“你好,我叫许墨。”


2.
说话的是个面容精致的男孩。如果单看他的脸的话还以为是个贵族,只不过他的衣着……太草率了吧?!就是一草布!
“小子……你……”
你有太多问题想问这个谜一样的男孩了,但一时全都憋在胸口。你在犹豫着。
“姐姐,你想说什么?”他笑了。
“你……怕不怕怪兽啊?”
什么问题嘛!!!你在心里抽了自己一耳光。
“不怕哦。”
“……”
“它会吃人的啵,真不怕?”你半信半疑。
“那我也就不会在这里。”男孩回答得很冷静。
“你有看见巡山ren……不不不,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你问。
“饿了。”
“……”
什么诡异的理由啊……
“饿了我有面包啊你要不要?”你拿出一块吐司。
“不用了。谢谢。”许墨笑道。
“那……你自己小心啊,姐姐走了。”你干笑道。心想这孩子也太诡异了吧,这荒山野岭的他竟然是因为饿了才到这?啧,正常人也不会信吧?
“诶……?”你看着自己的裙角被一只手揪着。
“姐姐。”那双眼睛望着你,你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啊……啊?”
“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能不能把我关在你家?”许墨说。
“不能拒绝。呐,抱我。”
男孩张开双臂,一脸开心的样子。
鬼使神差,你竟然真的抱起了他。男孩的头靠着你挺立的胸脯,还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你的身体不受控制了。
卧槽。
原来这孩子就是怪物啊!!都是自己作的死耶………你崩溃了。
一路上,你的身体保持着僵硬的姿态,内心却保持着悲壮的心态。


3.
傍晚。小镇上家家户户的油光灯逐渐亮了起来。然而没有人知道你家有个怪物。
“那个……怪物先生,能让我放下你先吗?我手臂好酸……”你哀求着。
“叫我许墨哦。”男孩说道。
“好的怪物先生,没问题怪物先生。”
“……”

终于解放了,你瞄了一眼正在参观你家的许墨,想着应该怎么求救才好。
“你家好漂亮。”
“啊……谢谢。”
“现在是晚餐时间,你……想吃什么?”
“我很饱,不用吃了。”
“你吃了什么才会那么饱啊?”
“巡山人。”
“……”
安息吧巡山人。
你摆上一盘芝士意面,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怪物吗?”许墨拉开木凳,坐在你对面。
“不想。反正都是吃人的。”
“不一定吃人。那时我实在太饿了才会。”
“那吃什么,吃意面吗?”你边咀嚼边说。
“吃内脏。”
“那不是吃人是什么啊啊啊?!”你忍不住喷面了。
“不同的。吃人是吃得连骨架都不剩,内脏只是挖空他的肚子。”许墨认真的说。
我去?!!你不要一本正经地解说那么残忍的事啊啊!我可是还在吃面的啊!
“哈哈哈,放心吧,我不会吃你的。”许墨看着你一脸悲壮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
喂就算不吃我还是会觉得你很残忍啊。
“因为你是我的配偶。”男孩笑得神秘。
“呵呵。”
“所以我吃了那个巡山人一个月都不用再吃东西了。”
“……”
再次安息吧巡山人。
“我困了。想睡觉。”许墨很自然的躺倒在你的床上。
喂你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你愣了几秒,决定洗完碗也去睡觉吧。
老娘的床凭什么给你占了?!于是你气哼哼地躺在熟睡的许墨旁边。
殊不知枕边人一脸笑意。


4.
你一个翻身就靠着一个温暖的胸膛。闭着眼睛的你觉得奇怪,伸手摸了一摸,身材挺好的嘛……
等会儿,身材挺好?!!
你立刻睁开眼。
一个男人。也叫大版许墨。
“……”
“……”
四眸相对。
你冷静地翻了个身,继续闭眼睡觉。
你这个套路,我早料到了……啧。

你终于起床了。是被波波舔醒的。正当你欣慰地想这小子昨天出去玩终于舍得回来陪我的时候这狗子便立刻对着许墨伏下身子露出獠牙表示威胁。
结果许墨一边微笑一边也露出更加恐怖的獠牙……
波波被吓到了。然后狂舔许墨的手。
不是兄弟你这变得也太快了吧?!啊?

于是你和怪物同居了。
“许墨,你多少岁啊?”有次你问他。
“1226岁。”
“我才22岁啊。那你为什么当初要叫我姐姐?”你有点生气。
“我变得那么可爱难道不像小孩子吗?”男人打趣道。
“……”
“有点道理。不过我觉得你好危险。”
“是啊。”
“……”
怎么好像每次都是你吃亏啊啊啊?!
不过好在还是有点好处的。
比如你现在只负责卖花,许墨就负责上山采种子。你肯定放心啦这位就是山上的怪物啊。
还有就是某次你和许墨一起去买东西时被妇女们看到于是被人家起哄了……
“诶呦我们家女孩终于有男人了~”
“可不是嘛,小伙儿挺俊啊~”
每次你只好都拉着许墨的衣服红着脸加快脚步。
咳……这当然是坏处。
你还发现了许墨瞳孔的秘密。早上和人类瞳孔的基本一样,但到了晚上瞳孔就会细得和小刀一样。虽然有点恐怖,但你也习惯了。

“许墨!!你快帮我弄走这毛毛虫啊啊啊!”你尖叫着。
“好。”
许墨轻轻一点那条可怜的毛毛虫,就立刻化为灰烬了。
“牛逼啊你这技能!”你称赞道。
男人不以为然。只是望着你,瞳孔充满深情。
你还发现许墨脱了衣服之后背上还有一些神秘的花纹。最突出的还是一个很像蝴蝶的纹路。是什么呢?许墨说他也不知道。
完蛋。你不该让他脱衣服的。这完美的身材不应该是一个怪物所拥有的啊!
“看吧,配偶应该看的。”他说。
然后他拉着你的手臂往自己胸上放。
“看完就该你了哦。”
“想都别想。你最近怎么色眯眯的?”你缩回手。
“有吗?我不介意和你更亲近一点。”
说完许墨已经贴上你的脸了。这可是你的初吻。
我靠。
然而你已经没有抵抗能力了,只有脸越来越红的份儿。
“你走开。”你假装不在意的样子。
“你这是下逐客令了?”男人望着你窘迫的样子只是微笑。
你被壁咚了。被上半身裸着的怪物壁咚。
“你觉得你赶得走我吗?嗯?”他轻轻吻上你的脖子,时不时还吮吸着。
“告你……唔……非礼啊……”你用力推开他。
“真可爱。我的配偶。”许墨笑道。
说实话,最初你真的没有把他说的“配偶”当回事儿,现在看来真的挺严重的。
不过,现在最严重的是,你竟然被一个怪物给撩了。还是一个吃人的怪物。
挺渗人的……
“完咯完咯。”
你叹了口气。


5.
你爱上怪物了。
虽然是怪物先追求的你。
而且你还发现,这怪物还是老少通吃。上到孤寡老婆婆,下到妙龄小女孩……
你竟然还吃醋了。
当天还到了一家酒吧灌了好多酒。
不记得怎么回事了,只有怪物先生把你放到床上解开衣服的朦胧影像。
所以你现在一脸懵逼。
你光着身子。而许墨光着上身。
“啊……?”
“你昨天喝了酒。”
“吃了我的醋。”
“哦。”
“还乱了性。”
“……”
你愣几秒,然后突然扑倒在许墨身上狂咬。
我靠也就是说你占了老娘便宜咯?!可恨可恨啊这只叫许墨的怪物先生。啊?是吧?!
但很不幸,最后后悔的还是你。
腰痛。
不愧是怪物。


这就是少女和怪物的故事。现在他们在干嘛我们也不晓得。
反正以后各位上山千万不要乱带陌生人回家,总之很危险就对了。
以上是少女的真实心得体会。


P.S.许墨说的话引用了《默读》的句子,觉得有点儿意思便写下来了。其他三个男人会不时更新。敬请期待~~